追蹤
飛天館‧御街繁露
關於部落格
膜拜小寂~兼顧小犬~景仰夫人~XD~
  • 112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APH】〈純白的始末〉第四幕

===








【四】







 
那之後的一切,都不真實的彷彿只是場夢一樣……至少菲利奇亞諾是這麼覺得的;伊莉莎白姊姊是個很好的人,只是隨口責罵了他一頓以後,就相信了他的說詞,認為他只是太懦弱不敢反抗哥哥的可憐蟲而已;她是這麼說的:「還好啦,安東尼奧先生總是有辦法讓人乖乖聽話,你不覺得他很可怕嗎?我以前可從來沒見過少爺對誰這麼言聽計從過來著,也是偏偏拿姑爺沒辦法……誰看著他那雙眼睛都會忍不住想答應他的,我想不管你哥哥之前是多麼頑劣不馴的孩子,他也有辦法對付啦!我可一點也不擔心。」
 
關於偷東西的話題她只提過一次,之後再也沒跟菲利奇亞諾提起過了,顯然她是認定了這小子沒問題。
 
「嗯,既然羅德少爺把你交給我了,就要乖乖聽話幫忙做事喔!我之前應該跟你說過了,我是羅德少爺的貼身女侍,負責處理他身邊大大小小的所有生活事物,大至房間裝潢小至撿垃圾都是我的工作範圍,你是剛進來的,我想也不能讓你做太難的部份……這樣吧,你幫我把需要洗的衣服搬出去好了。」
伊莉莎白很認真的思考任務分配,想了又想以後,決定把一些基本的清潔工作交給菲利奇亞諾處理。
 
洗衣服有專門洗衣服的僕人,他要做的事就是在羅德少爺醒來以前,把浴室裡的髒衣服搬到洗衣間去,接下來是撿垃圾、擦抹桌椅等等的雜務,早上做完一次以後下午還要做一次,然後才可以休息。
 
等到真的做了以後,才知道這並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羅德里希睡的很淺,一點點聲音都會吵醒他,如果他被吵醒的話那是肯定要罵人的!連續好幾任女僕都沒辦法做長久,伊莉莎白又有太多事情要忙,不可能一一處理,只好一直一直更換女僕,變成現在簡直像是抽籤輪流的情況;一開始菲利奇亞諾笨手笨腳的常常會搞砸,羅德里希甚至不用罵,只要板起臉來他就會哭的比誰都慘,但他從來沒抱怨過,很認真的做這件事,時間長了以後,羅德里希多少也有點佩服他的韌性,便比較少挑剔他那些毛病了。
 
視情況不同,羅德里希一天會換三套衣服,基本上有睡衣、居家服、外出服等等,菲利奇亞諾經常要收三趟衣服,他小小的身影就在走廊上這樣跑來跑去的;累是有點,他卻覺得很高興,只要有哪天羅德少爺沒有罵他,他就足以愉快一整天,何況伊莉莎白姊姊也對他很好,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會叫上他。
 
對菲利奇亞諾來說,這就是很幸福的事情了,有軟軟的床可以睡、有白嫩嫩的麵包可以吃,偶爾羅德少爺還會給他糖果吃、伊莎姊姊會說笑話給他聽;每天下午從少爺的房間裡都會傳出美妙的音樂聲,他如果在外面的話,就會閉上眼睛來傾聽,羅德少爺從來不介意有人因為聽音樂而怠慢了手上的工作。
 
就這樣子平平順順的過了一個多月,某一個天氣格外晴朗的早上,菲利奇亞諾抱著舊衣籃搖搖晃晃在走廊上走過時,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讓他籃子沒拿穩,碰的一下摔的滿地都是,人也跌倒了。
 
「欸欸欸??你還好吧,有沒有跌傷啊?」菲利奇亞諾這一下摔的可不輕,那個撞倒自己的人用很快的速度在跑,怎麼可能會沒事?他小嘴巴一扁就想要哭,可是在看到對方的臉時,忽然忘記了痛這回事。
 
這個在走廊上奔跑的傢伙,眼睛居然是紅色的!還有一頭像是白雪般透明的頭髮;菲利奇亞諾從來沒看過有誰的瞳色跟髮色是這樣特殊的,紅的非常銳利、白的非常有朝氣,整個人像是出鞘的刀,鋒芒畢露。
 
「嗚……還、還好啦,休息一下應該就不痛了。」愣了一下子以後,菲利奇亞諾胡亂的用袖子擦自己臉上的濕意,羅德少爺說過,男孩子不可以這麼愛哭的,只是摔一下疼了點而已,又有什麼好哭的呢?
 
「少來了!看你在搬這麼重的東西又摔倒,肯定受傷啦!這樣吧,本大爺揹你去找克勞德醫生看看。」
銀髮的少年蹲下來,那雙紅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菲利奇亞諾,一邊不好意思的笑著一邊這麼提議道。
 
「欸?不、不行啦!我還得要把髒衣服送去洗呢……」菲利奇亞諾很緊張的說著,羅德少爺是個很嚴厲的人,要是知道了自己沒有按照時間把衣服送過去,肯定又會罵他一頓,菲利奇亞諾怕被罵,連忙拒絕。
 
「啥?衣服?怯,對那腐敗少爺的東西沒必要太上心啦!他一天換三套衣服也要一整個月才能把他那些衣服輪著穿一遍,你還怕他沒衣服穿嗎?何況他還是一天換三套耶!又沒有做什麼會流汗的大事業,本大爺就是想不明白他哪裡需要一直換……這些衣服根本一點也不髒,這麼急著送去洗做什麼?」
這個銀髮少年不同於宅邸裡的其他人,言談間對羅德里希頗多不屑之意,讓菲利奇亞諾吃驚的小嘴合不起來,緊張的左顧右盼,就怕又有人誤會他私底下也對羅德少爺有很多不滿似的,他可真不想這樣。
 
嚴格上來說,羅德里希算是個很好的主人,這個年頭要找到不會虐待僕人的貴族老爺已經夠不容易了,何況在這裡工作的待遇又很好,少爺從來不計較薪水,如果是有道理的事,他也經常會採納僕人的意見。
 
簡單用伊莉莎白的一句話形容,羅德里希嚴而不苛,他的標準很高,但他也拿同樣的規範約束自己,脾氣是大了點,但如果是沒有道理的憤怒,他冷靜下來以後也總是會好聲好氣的道歉,不管對象是誰。
 
因為他嚴格中不失寬容的作風,讓這座宅邸裡的僕傭大多對主子心悅誠服,也因此上次羅馬諾口不擇言的時候,他們才會這麼生氣;不過顯然得銀髮少年不吃這套,一開始數落羅德里希,嘴就停不下來了。
 
「……所以啊,那樣子自私又小氣巴啦的傢伙最討厭了,本大爺只不過是揍了那個討人厭的混混而已,怎麼說也算是為這個社會除害吧!他就有一堆話可以唸我……最討厭的是搬舊帳,嘮叨的像個老太婆。」
正當他罵的開心時,不知何時,菲利奇亞諾竟然連小小聲的阻止都停了,只是滿臉震驚的瞪著他背後。
 
「哦……你倒是有挺多不滿的嘛,基爾伯特!不過有什麼話不能跟我親自說呢?需要你這樣在背後毀謗我?」背後傳來羅德里希那種冷冷涼涼的語調,名叫做基爾伯特的少年迅速的回頭,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那個他最討厭的傢伙,正用著混合不屑與輕蔑的目光瞟著他;菲利奇亞諾早就看見羅德里希走過來了,他想逃也逃不掉,嚇的一直打哆嗦,縮成一團不說,眼淚還是啪咑啪咑的掉,他這膽小的性子改不了了。
 
「噢,我是想跟你親自講啊!難得小少爺這麼早起,而且還是為了我呢……本大爺可不是那麼不識相的人,這不是你才一叫,我馬上就到了嗎?只是在路上不小心撞倒這個小東西,才擔擱了一下下罷了。」
撇撇嘴,基爾伯特不甘示弱的回瞪過去;他可以說是這個家裡最有膽量的人之一了,不管被羅德里希訓斥過幾次,還是不改其本色;他們兩個都拿對方沒辦法,每次見面肯定要吵架,這儼然已經成為常態了。
 
「笨蛋先生!要不是因為伊莎今天一大早就跟我說,你昨晚又把三個人打成重傷送進醫院去了,我根本不想管你好嗎!為什麼不自己檢討一下自己的行為舉止呢?總是要叫別人替你善後……你自己數數看這是第幾次了,每隔幾個禮拜就要惹一次麻煩,嫌我不夠忙嗎?」羅德里希擰著那對漂亮的眉毛,口氣相當嚴厲的這麼說著,眼底那種生氣連無奈都稱不上,完全就是覺得基爾伯特是個麻煩,那種神色。
 
「吵死了!除了那幾句話你不會說點別的嗎?你就只會教訓我而已!反正本大爺就是看不爽你這種娘娘腔的思考模式,不過就是打架而已,嚴重的好像我幹了什麼殺人放火的罪行一樣……說穿了還不是怕丟臉而已嘛!哼,要比丟臉的話我還比不上你呢,叛逆又不乖的小少爺,你自己也不想想,當初隨便拉了一個路人結婚的傢伙是誰,你知不知道街上到處都是恥笑你的人啊!你不怕丟臉本大爺還怕呢……」
基爾伯特啐了一聲,眼神凶惡的瞪著羅德里希;被那種輕視的態度對待,誰都會很生氣的,不是嗎?
 
「我做什麼事情都是經過考慮的,至少我從來不動手,你這個野蠻的傢伙……不做點正經事也罷了,成天打架鬧事,知不知道別人都是怎麼說你的啊!笨蛋先生,不要讓我們家因為你的關係蒙羞好嗎!」
羅德里希木著一張臉,冷淡的批評著;他是真的很受不了基爾伯特,就如同基爾伯特也受不了他一樣。
 
兩人一吵起來那簡直可以說是天雷勾動地火了,鬧到整棟屋子的人都曉得,菲利奇亞諾位置處在他們兩個中間,不上不下又尷尬,加上他又怕的要命,一句話也不敢說;一直到後面伊莉莎白跟安東尼奧趕來,一人架住一個拖走,這才沒有演變到動手打架的情況;菲利奇亞諾從沒看過少爺如此失態,他非常擔心。
 
「唉,每次都這樣,基爾伯特是個大白痴,要不是少爺還念著一點血緣之情,我才懶的把他那些破事都跟少爺報告呢!……反正那傢伙除了打架鬧事以外什麼也不會,簡直就是個社會蛀蟲、家族敗類嘛!」
安撫了羅德里希回房,又看著少爺吃藥以後,伊莉莎白總算鬆了一口氣,等到跟菲利奇亞諾走遠了以後,就憋不住這口氣的一股腦發作了!……看她那雙青草綠的眼睛像是要燃燒一樣炯炯有神,就教人害怕。
 
伊莉莎白討厭基爾伯特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們兩人手把手一起長大,彼此都知根知底的,基爾伯特看不起伊莉莎白滿口少爺來少爺去,伊莉莎白也很討厭老是把羅德少爺惹毛的基爾伯特,互看不順眼很久了。
 
一想起剛才發生的那件事,伊莉莎白就停不下嘴裡的抱怨,菲利奇亞諾沒辦法逃跑,也就只好乖乖的聽著了;從伊莎姊姊口中聽來,基爾伯特原來是羅德少爺的親戚,大概是哪房堂兄之類的,不小心在外面誕下的私生子,一直到八歲的時候才被找到,那位堂兄家裡還有兇悍太座,只好把孩子寄養在他們家裡。
 
如果要說得更白話一點,基爾伯特根本就是在這個家裡吃白飯的食客,可不曉得是出於什麼原因,已故的老爺非常欣賞他,就留了他下來一起生活;打從進到這個家門裡的第一天開始,基爾伯特就表現出對羅德里希強烈的敵意,見面必吵不說,羅德里希越是板起臉來教訓他,他的行徑就越是囂張大膽,好像是故意要惹羅德里希生氣似的……對於這個有事沒事就要惹毛羅德里希的人,伊莉莎白當然討厭至極。
 
「那個傢伙什麼正事也不做,整天只會喝酒賭錢,羅德里希少爺上次要他讀的那本書,他就當著少爺的面把書扔出窗戶,還拔劍把桌子砍成兩半……野蠻、實在是太野蠻了!那次事情之後羅德少爺氣得躺在床上好幾天,可惡!」伊莉莎白一邊說,一邊用手刀比畫著砍頭的手勢,好像要是基爾伯特在此的話,就要砍了他似的;菲利奇亞諾結結實實的被嚇的哭了出來,覺得伊莉莎白姊姊忽然間變得好可怕。
 
某方面來說,伊莉莎白並沒有冤枉了基爾伯特,他一天到晚都不在家裡待著,找機會就要溜出去鬼混,十一歲的時候已經是城裡酒館與賭場的常客,在喝酒跟賭博這兩方面完全沒有人敢跟他拼輸贏的;經常在那種龍蛇雜處之地混跡的結果,打架鬧事就成了家常便飯,基爾伯特進出警局的次數可不比羅馬諾少。
 
那雙紅色的眼睛,是屬於老鷹的眼睛,在黑街上也饒有名氣;基爾伯特年紀雖然小,卻身手敏捷,十二歲那年面對七個壯漢同時圍毆他,都可以把對方那些人打得滿地爪牙,現在更不必說了,送三個人進醫院綽綽有餘……他不只會打架,腦子也很好使,他在小巷子間繞來繞去,把七個壯漢分成三組個個擊破,最後雖然身上也受了重傷,街上卻再也沒有人敢惹這個凶悍的少年了,誰都曉得基爾伯特是狠角色。
 
但這種才能對於埃德斯坦家來說,是一種污點;羅德里希不只一次告誡基爾伯特,要好好得學習禮儀了,每次他說話都被當成耳邊風,後來他實在氣不過,跟基爾伯特比了一次劍術,言明誰輸了就要聽誰的;兩人打了一個半鐘頭以後,羅德里希因為體力不繼,被基爾伯特劃傷了手臂而落敗,從此以後他再沒逼過基爾伯特唸書……最多也只是勸,問題就算只是勸,那個傢伙還是不領情,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就算是他贏了還是一副在生氣的樣子,老是嚷嚷著羅德里希沒有盡力,他不承認這種贏法;鬼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從此以後對羅德里希的厭惡更是攤開在陽光底下了,一言不合就要動手動腳,野蠻又粗魯。
 
一數落起基爾伯特,伊莉莎白就有滿肚子怨言要說,她講了很多很多,粗俗、野蠻、無禮至極、不識好歹等等的詞彙重複率更是超高;儘管伊莉莎白極度討厭基爾伯特,卻不代表每個人都會那麼討厭他。
 
「俺覺得基爾是個好人喔,真的啦、不是說恭維的話。」安東尼奧一鏟一鏟的把地上的雪鏟起來,送入籮筐裡,一邊這麼說著;旁邊的羅馬諾滿臉心不甘情不願的幫他打下手,把籮筐裡的雪堆搬上小手推車。
 
等到手推車滿了以後,羅馬諾再把小手推車上的雪推到指定的地方倒掉,對於必須要幫忙這種無聊的工作,他感到非常憤慨,可是又沒辦法……只能氣鼓鼓的繼續做,安東尼奧還在那邊沒神經的說:「哇好可愛,羅馬諾的臉紅的像蕃茄一樣耶!」;羅馬諾很憤怒的睜著那雙橄欖綠的眼睛,像是想靠眼神殺人。
 
「噢,剛剛說到哪了呢?俺覺得小菲利你也不用這麼擔心呀,別看基爾好像常常找羅德吵架,他不會真的做出什麼事來啦!」安東尼奧笑呵呵的拍了拍菲利奇亞諾的頭,他知道這小傢伙在怕什麼,一個小時前羅德里希才又跟基爾伯特很狠的吵了一架,整個房間東西被扔的亂成一團,當然會讓去收拾的人害怕。
 
「可是、可是……我好擔心喔,基爾哥哥力氣好大,一拳就把羅德少爺擺在門口的大花瓶打碎了,手上還流了很多血,羅德少爺看到血就覺得頭暈,克勞德醫生也說,他不能再這樣情緒激動下去了。」
抽抽噎噎的用袖子擦眼淚,菲利奇亞諾話講的結結巴巴,讓旁邊的羅馬諾看著很不爽,重重的哼了一下。
 
「可是他並沒有真的打羅德啊,俺相信基爾他只是不太懂得表達自己的情緒而已啦!別看他表現的好像很叛逆,其實比誰都還要重視家族名聲的……」安東尼奧沉吟了片刻,眨了眨眼睛,溫和的又說道:
 
「俺是才剛進到這個家裡沒多久,有些事情也不太清楚啦!不過俺感覺的出來,基爾是個好漢子,他很重感情的,那次不小心害羅德受傷以後,聽說他衝到黑街上連續揍了六個想搶劫他的小混混、想尋仇的三個人以及企圖偷他錢的四個小扒手……他把這些人揍了一頓以後問他們,輸的甘不甘心、甘不甘心。」
 
那些只是在街上討口飯吃而已的流氓地痞,哪裡是基爾伯特這種受過正統武術訓練貴族子弟的對手呢?說起來,羅德里希在擊劍的技巧上不見得比基爾伯特差,他輸只輸在體質,並且缺少了像基爾伯特那樣打娘胎裡帶出來的一股狠勁;那雙紅色的眼睛經歷過戰鬥便會瘋狂,他是個狂人,生來就是為了打鬥。
 
已經過世的老爺經常說,他們家族裡出了像基爾伯特這樣的奇才,或許也是一種運氣;十幾代下來的富貴繁華,已經消磨了埃德斯坦家族血脈中的悍勇之氣,最後生出來的就是像羅德里希這樣,堪稱是貴族頂點的模範人物;但也有缺陷,就是缺少了鋒利感,沒有那種拼命也要達到目標的氣魄,保守並且消極。
 
基爾伯特的武術是請了名家指點過的,就連那些師父也都坦言,再過個幾年,連他們也打不過基爾伯特了……這個孩子就是這麼有天份,他是天生的戰士,不適合太安逸的環境,他就是得活在戰鬥中。
 
「嗯,俺看過基爾伯特打架,所以俺知道,羅德永遠沒辦法改變他的……基爾就是頭雄鷹,他現在只是羽翼尚未長成,所以暫時休息在咱們家而已,以後等到他更加懂事了,想必可以得到更多的成就吧。」
就算是像安東尼奧這麼和平主義的樂天派,在看到基爾伯特打架的時候,也會忍不住被吸引注目光。
 
一件事情只要發展到了極致,就足以被稱作是藝術;打架是暴力並且不好的事,可是看看基爾伯特的動作,敏捷而謹慎、機警並且狡猾、穩重卻狠毒、乾脆俐落一氣呵成,行雲流水一般的撂倒對手,那時候,只要還是個男人的,都會覺得血脈沸騰,忍不住鼓掌讚嘆;打架也可以這麼好看、這麼殘忍、這麼美嗎?
 
看著菲利奇亞諾還是一副不懂的眼神,安東尼奧就覺得心情軟呼呼的,很想多抱抱他,噢……當然啦,羅馬諾也要一起!他想到的時候就真的這麼做了,蹲下來把兩個孩子一起抱在懷裡,感受這種軟嫩觸感。
 
在菲利奇亞諾的驚呼與羅馬諾的叫罵聲裡,安東尼奧笑得更加燦爛了,樂園、這真的是樂園呢。
 
「反正哪,你擔心這麼多也沒用,別想這麼多啦!乖乖,俺去榨果汁給你們喝,走吧、走吧!」說著說著,安東尼奧嘴裡哼起小調,愉快的抱著兩個小孩往廚房走;他就是喜歡小孩,喜歡他們軟綿綿的觸感跟甜美的笑容,仔細想想這種嗜好好像真的滿奇怪,不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怪癖嘛!就像基爾伯特一樣。
 
這個家裡的人都看不起混跡街頭的基爾伯特,每一個看著他的眼神,都帶著一股子冰冷;安東尼奧知道種菜的秘訣,就是要順著植物的習性讓他發芽生長,他相信對人也是這樣的,所以他從來順其自然。
 
因此他才知道,基爾伯特是為什麼而把三個小混混揍得滿地找牙……那間他也跟著一起去酒館了;醉鬼們胡言亂語,毀謗著羅德里希的名譽,說他隨便跟一個農夫結婚,簡直就是不要臉到家了,之類的話;安東尼奧本來想當作沒聽到,可是基爾伯特忍不下這口氣,馬上一拍桌子跳出去,狠狠的教訓他們一頓。
 
表面上看起來很暴力的人,其實比誰都重視感情的……尤其不能容忍有人在他面前毀謗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所以安東尼奧曉得基爾伯特是個好傢伙,以前或者是以後,只要還有酒喝,還是會找上他一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