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飛天館‧御街繁露
關於部落格
膜拜小寂~兼顧小犬~景仰夫人~XD~
  • 112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APH】〈純白的始末〉第三幕

===









【三】



 
「真是的,你下次不可以這樣啦,羅德少爺剛剛給你糖吃,至少也要道個謝啊,什麼話都不說的傻站著,要不是因為少爺今天心情好,像這種行為肯定會讓他不高興的,以後要注意點喔。」關上門以後,伊莉莎白又重新掛回了她那種輕鬆的笑意,牽著菲利奇亞諾的手往前走,等走遠以後,才不厭其煩的叮嚀著。
 
「啊、啊!對不起,我那個時候沒有想到,我、我……」菲利奇亞諾緊張的抓不住手裡那些糖果,咚咚的掉了下來;他的瞳孔裡彷彿還殘留著羅德里希少爺的影子,剛開始他覺得很害怕,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存在感如此強烈的人,彷彿天生就帶著光,理所當然該接受天下間所有的榮寵;有些人生下來就享受了一切的美好,旁人卻無法對他們產生什麼嫉妒之心,他們舉手投足間都是高貴,難以言喻的高貴。
 
自己就是被那樣高貴的人給救了呀……真的、真的是很難形容的那種感動;菲利奇亞諾覺得自己真的好笨,像是自己這樣卑微的人,連給羅德里希擦鞋的資格都沒有,剛才竟然還這麼粗心,拿了糖果沒道謝。
 
伊莉莎白那雙草綠色的眼睛眨了一下,彷彿明白了什麼一般,她什麼也沒提,只是彎下腰撿糖果,說道:
 
「好啦,你也別再想剛才那件事了,以後記得別犯這種錯誤就行,接下來我帶你去見安東尼奧先生,這個時間的話,他大概在屋外鏟雪吧……你可得好好跟安東尼奧先生道謝,是他抱你們回來的。」
 
菲利奇亞諾只是含含糊糊的點頭,從伊莉莎白手中接過這些糖果;在走到庭園的這段路程,他又斷斷續續聽見伊莎姊姊說了很多與這個家相關的事情;比方說他現在要去見的安東尼奧先生,是羅德里希少爺的婚姻伴侶,講是這樣講啦!其實整個卡拉蒂雅的上流人士都曉得,安東尼奧是入贅的,沒什麼實權。
 
每一次當伊莉莎白說起羅德少爺如何選擇夫婿那段往事時,總是顯得特別眉飛色舞、精神亢奮,她的手緊緊握著拳頭揮舞,好像自己就在現場看到的那樣……事實上她當然是沒有去,一切都是由母親轉告給她的;去年老爺撒手歸西後,整個卡拉蒂雅市的人目光就全聚焦到了羅德里希少爺身上,只要他結婚,馬上就會成為埃德斯坦家的新主人,這怎麼能不教人注意呢?每個人都想知道,誰有這個榮幸跟他結婚。
 
不管是在之前還是在宴會進行中,每一個賓客都敢肯定,最後和羅德里希少爺結為連理的會是博納傅瓦先生;這一代的兩家家主剛好年紀相仿,博納富瓦家的法蘭西斯老爺風流瀟灑、相貌俊美,更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表現出他對羅德里希少爺的愛慕之意,追求行動從來沒停止過……想當然耳的,應該是他吧。
 
如果他們真的結婚了,將會形成遠比現在更加牢固的同盟,卡拉蒂亞市將完全落入他們手中;參加宴會的所有人都很擔心這件事,也有不少在兩個家族底下工作或者是生意上有所來往的人,樂於促成此事。
 
所有的人包括志得意滿的法蘭西斯在內,都沒有想過最後會是這種結果;當羅德里希走下階梯,拉著一臉傻樣的安東尼奧走上台階時,現場每個與會賓客都驚訝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那時大概也只有個性質樸並且搞不清楚發生何事的安東尼奧笑的出來而已吧,他還以為自己只是要發表新式農業方法罷了。
 
不管別人怎麼說,最了解她家少爺的伊莉莎白都曉得,羅德里希寧願跟路邊隨便一個陌生人結婚,都不會選擇法蘭西斯;羅德里希也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單方面的非常討厭法蘭西斯,討厭到不想跟他共處一室的那種程度,因此不管法蘭西斯多麼慇勤示好都沒用,羅德里希最後寧願挑個陌生人都不願選他。
 
有時候緣分就是這麼奇妙,嚴格上來說安東尼奧也算是羅德里希的親戚,只是很久沒來往了,他老家在南方的省份也算是富甲一方的地主;從小在田地裡長大的他,有著鄉下人純樸的個性和爽朗的精神;本來收到邀請参加宴會的安東尼奧,只是抱持著來此飽餐一頓也沒什麼不好的想法罷了,沒想到在宴會進行的過程中,不小心打翻了紅酒,潑了旁邊的侍從一身都是,還有幾滴濺到了羅德里希身上……他趕忙為自己笨拙的行徑道歉,但對象卻是那個倒楣的侍從;等到他給侍從賠罪完了,才想起來羅德里希。
 
或許當時安東尼奧的態度撼動了羅德里希吧,才讓他做出這輩子最冒險的一個決定!他用力的把安東尼奧拽上台,管他嘴裡是不是還在講那些跟蕃茄有關的事,這種老實頭可不多見,結婚還是得找這樣的人。
 
於是安東尼奧就這麼糊裡糊塗的成為了埃德斯坦家的新姑爺,成為了社交界的大笑話……幾乎是一完婚,羅德里希馬上收拾了行李協同安東尼奧回南部去處裡剩下來的瑣事,一直到最近才處裡完回來。
 
莫名奇妙成為了卡拉蒂亞市的新權貴人物,似乎並沒有改變安東尼奧什麼,他在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後,只問了羅德里希一句話:「跟你結婚以後,俺還可以種田嗎?」;羅德里希鄭重的答應他,他高興要在哪個地方種田,只要還是埃德斯坦家族的土地,都可以隨他種去……如果不是他的土地也沒關係,他會想辦法弄來給安東尼奧種,可以不必擔心這種問題;安東尼奧連連點頭稱是以後,就簽下了婚約。
 
今天也是這樣,改不掉農夫習氣的安東尼奧,只要想到外面的田地可以隨便他種,就心癢的難受,連續好幾天都跑去外面搶本來該是園丁的工作,就算現在只能夠鏟雪,他還是幹得不亦樂乎,一點也不怕冷。
 
講著講著,菲利奇亞諾也慢慢的放鬆了心情,聽伊莉莎白姊姊說的,安東尼奧先生感覺上是很好相處的人;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安東尼奧是個容易讓人親近的好青年,一看到菲利奇亞諾走過來,馬上放下手上鏟雪的工具,把他抱了來揉頭髮;起初菲利奇亞諾有點小嚇到,後來知道安東尼奧先生只是跟他玩,也就放下心防,露出了醒過來以後第一個放開的笑容……這讓安東尼奧非常開心,認為自己做了件好事。
 
 
等到菲利奇亞諾回房間時,羅馬諾已經醒了;和滿臉歡喜的菲利奇亞諾不一樣,他顯得憂心忡忡的,很焦躁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簡單來說,他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沒辦法那麼單純的接受。
 
「哥哥,一起坐下來吃糖吧!羅德先生給了我好多糖果呢!你看看……真的好好吃呢。」菲利奇亞諾興沖沖的捧起一顆糖,嘴巴裡還含著一顆,腮幫子鼓脹漲的;他沒什麼機會吃到那怕是最低劣的那種糖,可是羅德里希一出手就是一大把,就是連那些生活富裕的孩子一年都不見得能吃幾次的那種高級糖果。
 
「哼!幾顆糖就把你給收買了,拜託你別這麼沒有志氣好不好。」羅馬諾氣呼呼的說著,他早就知道自己這個弟弟腦子不好使、笨得很厲害,別人隨便施點小惠,就乖乖的被摸頭了……已經被人賣過一次了,看起來還沒學會教訓,難道要被賣了第二次才能長記性嗎?!羅馬諾不屑的嗤了一聲,尋思到……
 
「嗚,我又沒說錯,這糖真的很好吃啊……」莫名奇妙被哥哥罵了一頓,菲利奇亞諾自己覺得自己很委屈,小嘴一嘟眼眶一紅,就想要哭,不過在羅馬諾淩厲的瞪視下,還是不甘不願的收回了眼淚。
 
「人家不過給你幾顆糖而已,這樣子就被打發了你也未免太好說話了吧。」羅馬諾年紀雖然小,卻也早就明白了人情世故;埃德斯坦家族根本就不是他們應該接觸的那種階層,即使只是多說一句話,或者被施捨,都不應該;儘管知道自己這條命是被撿回來的,但是想到未來該怎麼辦,他又覺得前途茫然。
 
像是埃德斯坦家這樣有權有勢的大人物們,就像是隨手救回一隻小貓小狗那樣撿了他們兩兄弟回來,等到他們醒了,也會像是拋棄小貓小狗那樣隨意的將他們丟棄;已經死過一次的羅馬諾,不願意自己的生命成為別人掌中的玩物……他不想被當作是小動物一樣的被拋棄,即使最後要走,也該要帶點什麼上路。
 
「菲利,我們過幾天就走。」他雖然只有八歲,已經開始考慮很多事情了;想過以後,他做出這個結論。
 
「咦?為什麼?」菲利奇亞諾下意識的這麼問,他不明白哥哥在擔心什麼,這裡的每個人都對他很好,帥氣又大方的伊莎姊姊給他好多吃的、漂亮又高貴的羅德少爺送他好多糖果、安東尼奧先生會摸他頭,抱抱他說他好可愛;就算只是一天而已,菲利奇亞諾已經覺得這裡好得像天堂一樣,為什麼要離開呢?
 
「……算了,你這麼笨,跟你說哪有什麼用。」羅馬諾決定不理菲利奇亞諾了,反正只要到了關鍵時刻,那傢伙會跟著自己跑就好;他小心翼翼的把門鎖起來,然後開始翻箱倒櫃,搬出一大堆東西來。
 
「哥哥……你這是在做什麼啊?」菲利奇亞諾不解的看著對方的動作,歪著頭問道。
 
「看不也知道嗎?我在找值錢的東西,你吃你的糖去啦!」羅馬諾不耐煩的說著,他手上抓著一個雕像,正在看雕像上那條金色邊有多少純金;仔細瞧瞧這個房間裡擺滿了值錢的東西,不拿簡直對不起自己。
 
「欸?可是這些都是羅德里希先生的財產,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耶,怎麼可以偷他的東西呢?」好歹菲利奇亞諾也是貧民窟出身的,看羅馬諾這些動作馬上就曉得自己哥哥打什麼鬼主意了,馬上發言阻止道。
 
「你這蠢材,看不懂就乖乖閉嘴好嗎!不要質疑我的決定,從以前到現在哪件事你不是聽我的?到目前為止有錯過嗎?……算了,我也不想跟你計較,什麼救不救命的,我又沒有請他救我,何況救了人就應該負責到底是吧!你自己想想看,我們現在還有機會回去老大那裡嗎?……回不去了對吧,既然如此,乾脆帶著錢離開吧!羅德里希爵爺這麼有錢的人,不會注意到他房間裡少多少裝飾品的。」羅馬諾撇撇嘴,嘴上雖然教訓著弟弟,手上搜刮房間裡值錢財物的動作可沒停過,一下子就找到不少鑲寶石的飾品。
 
「可是哥哥……這樣做真的不好啦!」菲利奇亞諾總算是鼓起了全身的勇氣,很大聲的說了一句話;等到他吼完,換到自己被羅馬諾瞪的時候,馬上又抱著頭縮成一團,抖個不停;他從來沒反駁過哥哥的決定,剛剛那樣子大聲說話已經耗盡他所有的膽量……哥哥不會打他,但只要不理他,就足以讓他害怕了。
 
「菲利,你忘記了老大告訴過我們的嗎?」羅馬諾沒有生氣,反而語調柔和的說著,猛然表情一變,道:
 
「管那個大爺是不是扔了銅板給我們,你要是不想餓死,就把手伸進他們的口袋裡,拿走他們的金幣。」
 
什麼時候輪到菲利奇亞諾質疑他來著了?那傢伙老是這麼笨,又心腸軟,充其量只能在街上乞討,一點用處也沒有;羅馬諾當然覺得很生氣,他不管是做什麼事肯定都是出自於為兩人好的想法,才不會有錯。
 
嚇的縮成一團的菲利奇亞諾,提也不提如此做是不是不好的事了;羅馬諾正好樂的輕鬆,繼續搜刮大業。
 
 
事情當然不會跟計畫好的那樣完美,不管羅馬諾有什麼通天的才智,他也只有八歲而已,這麼小的孩子想不被任何人發現的逃出位在城市郊區佔地寬廣的城堡,簡直是不可能的事;他們很快就被逮到了。
 
兩個人都被繩索五花大綁著丟進羅德里希的臥房;這位高貴的少爺在過去這四小時內都沒有出過房門一步,他之前就吩咐過城堡裡的僕傭,要對兩個小客人多加照看……雖然他本來不是那種意思,卻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該說是他有先見之明嗎?逮到兩個小孩的僕人滿口都是主人英明有遠見,聽了實在很煩。
 
「好了,統統都閉嘴,讓我來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羅德里希揉揉額頭,覺得自己頭很痛,此話一出,僕人馬上就不敢再講下去了,迅速的站回原位待命;羅德里希煩躁的用手指敲椅子扶手,問道:
 
「喬瑟夫聲稱他逮到你們兩個行徑詭異的想要走出莊園大門,並且在你們身上發現了這些……贓物,如果我沒有會錯意的話,你們兩位……尤其是現在瞪人炯炯有神的這位,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偷東西嗎?」
 
他的另一手手指朝牆角邊那一小堆金質銀質的裝飾品一指,保持著那種冷淡的聲調,問著;被他用手指指著的羅馬諾,毫不退讓的瞪著對方……他以前當扒手也經常被人抓到,要是偷東西怕被人抓、瞻前顧後的,那種人永遠沒辦法成功,只會跟金幣擦身而過;被逮到也是常有的,了不起被打一頓,還能怎樣。
 
「嗚嗚嗚嗚……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偷東西啦!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拜託請不要打我。」與之相比,菲利奇亞諾的反應就顯得窩囊多了,也不管在場眾人拿什麼目光看他,就是一直哇哇大哭還有求饒。
 
實在是非常吵鬧啊,羅德里希深深感到後悔,自己不該這麼乾脆就答應安東尼奧的……早知道這兩個孩子是麻煩,卻沒想到麻煩來的這麼快;托這件小小意外的福,他想要悠閒的過完一整天的願望粉碎了。
 
「好了,別哭了……沒什麼,我只是想明白,為什麼我明明好心收留了你們,你們卻還是選擇要做這種事而已……話說回來,對你們我本來也就沒有什麼期待,又何必知道原因呢?」就是這樣,羅德里希願意親自處理這種小事,主要的原因還是顧慮著安東尼奧,這兩個孩子畢竟是他一手抱回來的,現在幹出了如此忘恩負義的勾當,理所當然要跟他知會一聲;不然只是兩個小賊偷東西,也不用他出面解決。
 
「呸!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大爺嘴臉了!你以為你救了我們就算是上帝了嗎?少端出一副恩人的樣子壓人,老子根本沒求你救我……反正你也只不過是當作隨手撿了流浪動物那樣看待我們而已,難道你還能奢望流浪動物懂得什麼廉恥嗎?真是太好笑了,哈……」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旁邊站著的喬瑟夫甩了兩巴掌,理由是怎麼可以對少爺不敬!不只他,房間裡其他傭人,也都是這麼想的,狠狠的瞪過來。
 
猛然的被罵,確實讓羅德里希感到有些猝不及防,但很快的他皺起眉頭、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除了伊莉莎白以外,大概不會有哪個傭人說他們家少爺脾氣好……這幾年來因為醫師的勸告確實少發火了,但骨子裡就是個強硬的性子,何況他從小到大也沒遭過幾次無緣無故的責罵,這方面的容忍度趨近零。
 
「太野蠻了……真是太野蠻了,這樣的孩子不能留在我家裡,喬瑟夫,你把這兩個孩子帶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他們了。」羅德里希幾乎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控制住自己身體的顫抖,很鎮定的下了這個命令。
 
從以前到現在就沒少花心思在討好主人上的喬瑟夫,好不容易歹到了這個可以好好表現的機會,當然要賣力表演,他馬上大聲的說:「僅遵您的命令,主人。」,說完他馬上一把拎起兩個小傢伙,走出房門。
 
抿了抿嘴唇,羅德里希仍在氣頭上,他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卻還是有種被羞辱到的感覺;他手指叩叩的在椅子扶手上敲著,顯示出他此刻內心的焦躁……他不曉得該怎麼跟安東尼奧說這件事。
 
但很快的他就不必在為此問題煩惱了,碰的一下房門又被打開了!這次走進來的是安東尼奧,他一路拖著喬瑟夫走進來,臉上的表情說不上是生氣,只是迷惑中帶了點驚訝,他眨著無辜的綠眼睛,說道:
 
「羅德?這是怎麼回事啊?……俺才剛回來,就看見喬瑟夫要把他們兩個丟出去,他說是你叫他這麼做的,是真的嗎?為什麼你要趕他們走?這兩個孩子做了什麼事讓你生氣嗎?你別氣,說不定是誤會……」
 
「一點誤會都沒有,喬瑟夫,你告訴他剛才發生什麼事吧……我累了。」羅德里希一看到安東尼奧,就什麼氣都沒有了,只覺得一陣陣無力;他隨手一揮,喬瑟夫就畢恭畢敬的陳述一遍剛才在房間發生的事。
 
「欸?不過就是這點小事而已嘛!俺還以為有什麼呢……羅德你太愛生氣了啦,這樣不好,克勞德醫師說過你要保持心緒平和,怎麼轉眼間就忘了呢?」安東尼奧聽完整件事以後,反而笑了開來,這麼說道。
 
「小事?偷東西算是小事嗎?我可不這麼認為。」羅德以希不悅的怒道,大力的拍了下椅子扶手。
 
「好啦、好啦!他們才八歲而已嘛!什麼事情也不懂,我們做大人的應該多點包容心,孩子不乖要教啊,給他們一個機會吧羅德,俺知道你心腸是好的,只是被怒氣矇蔽而已,就別跟孩子計較了。」安東尼奧笑嘻嘻的勸慰著,看見羅德里希臉上還是呈現出不豫之色,那雙綠眼睛轉了兩轉,靈機一動道:
 
「不然這樣吧!你要是不喜歡,就讓比較兇的這個孩子跟著俺吧!讓乖巧的這個孩子跟著伊莉莎白,你也不必煩心,可以眼不見為淨不是嗎?」
 
叩叩的又敲了幾下扶手,羅德里希咬著嘴唇,眼神游移著,似乎在認真考慮這個建議的可行性……大約過了令人尷尬的十秒後,他總算做出了決定,一雙深紫的眸子盯著後面瞪著他的羅馬諾,乾脆的說好了。
 
那時候還沒人曉得,這個瞬間,已傳出了命運齒輪轉動的聲響……他們是一切的開始、一切的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