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飛天館‧御街繁露
關於部落格
膜拜小寂~兼顧小犬~景仰夫人~XD~
  • 112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APH】〈純白的始末〉第二幕

===







【二】

 
溫暖、還有柔軟,手指動也不想動一下的慵懶,他能感覺到的只有這些,但也足夠了。
 
這裡是天堂嗎?菲利奇亞諾悄悄的在心裡想著,每當街尾那間教堂的神父走出來時,他都會偷偷躲在角落,舉起用小樹枝綁成的十字架,悄悄的在心裡祈禱;他實在很笨,什麼事也做不好,只有長相可愛的優點,老大經常叫他坐在路邊傻笑,如果有哪位好心的太太停下腳步,旁邊的同伴就說他是腦子燒壞了;這招還算有效,十次裡總有五次,他們可以得到一些銅板,或是幾塊麵包,那天的溫飽便不成問題了。
 
不覺得冷、不覺得餓,空氣中彷彿還有淡淡的花香,比菲利奇亞諾靠在花店後巷裡聞到的那些腐爛的花兒好聞許多……還有一陣陣很好聽的聲音,融化在周圍,好像很遠很遠、卻又時時刻刻圍繞在身邊。
 
聖經上說的天堂,指的就該是這樣子的地方吧!像是躺在雲朵上一樣,軟綿綿的、輕飄飄的,舒服的要命;他不想起來,就像害怕這只是一場夢,輕輕一碰就要醒了……到時候他還是躺在破屋裡冰冷的地上。
 
如果不是因為身體還在疼痛,他一點也不想要恢復意識,而是繼續睡著;他應該還沒有死,不然身體也不會疼痛,但如果他還沒有死的話,這裡是哪裡呢?……如果這裡不是天堂的話,那哥哥又在哪裡呢?
 
他猛然的張開眼睛!模模糊糊中他好像看見了一個、一個畫著花紋的天花板?原來這裡是一棟有天花板的房子啊,上面畫著好多圖案呢,實在是好漂亮啊……從來沒有睡過一個有著像樣天花板房子的菲利奇亞諾,就光只是盯著天花板,都可以呆楞近三十秒;然後他動了一下,才發現自己並不是躺在雲朵上,而是一張、一張床?!他又動了兩下,這才確定自己躺的是床;他從來沒有睡過床,床都是這麼軟的嗎?
 
手指微微的移動著,才觸碰到了另外一個人的手指;菲利奇亞諾轉過頭去,旁邊躺著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哥哥……他懸在半空中的心才緩緩的放下來;羅馬諾睡得很熟,就連菲利奇亞諾醒了,他也沒察覺。
 
他的心裡有一點點暖意、又有一點點顫抖;自己最後一個有意識的畫面,是紅指甲派出來的那些彪形大漢,還有露出尖牙對著他們狂吠的惡犬……那時候的害怕仍然像是陰影,籠罩著他,使他顫抖不已。
 
又冷、又餓,全身上下都疼,哥哥一直扯著自己的手,用力的讓他覺得手都快要斷掉了;他們在垃圾堆裡鑽來鑽去,跑的腿快要斷了,拼命躲避獵犬……好像開始下雪了,慢慢的越來越冷、越來越冷。
 
直到一切都寂靜,他也再無意識;醒來他倆就在這裡了,這裡到底是哪裡呢?
 
眨了一下眼睛,他環顧著這個房間,除了這張好大好柔軟的床以外,還有一扇很大的窗戶,窗戶外面是藍藍的天跟白白的雲,還有一棵樹,樹上結著霜;這是棟很高的房子,他還沒進過超過兩層樓以上的房子呢!印象中,這都是有錢大老爺們住的地方……一定是的,房子裡還有好漂亮的燈,以及圖畫。
 
每多看一眼,菲利奇亞諾便越留戀,他從以前就很喜歡圖畫,只可惜以前總是無緣多看幾眼,現在光只是這個房間,就掛著兩幅畫,一幅是風景畫、一幅則是有很多人物的畫,都好漂亮呢,好想一直看下去。
 
「喔,你醒啦!太好了,安東尼奧先生可以放心了呢,他已經叨唸你們兩個小傢伙好幾天了呢!」
正當菲利奇亞諾盯著畫瞧時,門打了開來,走進一個留著長髮、非常漂亮的姐姐;大姐姐有雙青草色的眼眸,看到他醒了似乎非常驚訝,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這麼說道;這反而使得菲利奇亞諾有些怯懦。
 
他很少見過像是大姐姐這樣氣質高雅的女性,那些坐在馬車裡面的貴族小姐們,是不可能會同他們這些骯髒的乞丐有什麼牽扯的……像他這樣的人,只能坐在小巷子裡,看她們穿戴漂亮打扮入時的經過。
 
從來沒有跟貴族小姐說過話的菲利奇亞諾,小小的嘴唇翮動了兩下,不曉得該說什麼,臉頰紅紅的,又低下了頭……同一時間,他的肚子忽然發出了咕嚕的聲響,大的連站在走廊上的人都聽得見,這更讓他感到害羞;留著長頭髮的美麗少女楞了一下,咯咯的笑了兩聲,隨即露出溫柔的笑容,像唱歌似的說道:
 
「噢,你肚子餓了是吧,我真是粗心,竟然疏忽了這點,你等一下,我給你弄點吃的來。」
 
說完,她轉過身,蓬鬆的綠色裙子像是沾染著森林的波浪,輕盈的走出去,步伐優美宛如翩然的蝴蝶;菲利奇亞諾直到這位姊姊走出去、帶上門以後,才敢把遮掩著臉的被子移下來,臉頰還是有一點紅暈。
 
旁邊的羅馬諾翻了一個身,還是沒有醒;菲利奇亞諾看著哥哥,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會在這裡。
 
那位姊姊很快的便帶著食物回來了,一整籃又白又軟的麵包、一鍋滿滿的熱騰騰的濃湯、一壺溫熱的牛奶,全都是可以讓人吃飽飽長力氣的食物;菲利奇亞諾更是瞪得眼睛都發直了,也顧不得其他的伸手抓了就吃!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軟、這麼香的麵包,也沒有喝過這麼美味的湯,更別說是新鮮牛奶了。
 
「呵呵,慢點吃、慢點吃啦……食物還有很多,你吃這麼急,噎到怎麼辦?」大姊姊笑著替他的杯子倒滿牛奶,菲利奇亞諾又塞了麵包到嘴中,小臉漲的紅紅的,看起來像是堵著很難受,喝下後才順過氣來。
 
「還、還有嗎?……」菲利奇亞諾咳了好幾聲,臉頰上紅紅的,眼眸中帶著點水氣,像是小動物般可愛。
 
「當然還有啊,傻孩子,這裡有很多食物,夠你吃的了。」大姐起來像是很喜歡菲利奇亞諾這副惹人憐愛的模樣,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這麼說道;別看他只是個小孩子,肚子餓壞的情況下,一下子就吃光了。
 
「我叫伊莉莎白,你可以叫我伊莎姊,噢……你還要吃東西嗎?要不要我再幫你拿一些過來?」眨了眨草綠色的眼眸,伊莉莎白愉快的笑著,詢問道;菲利奇亞諾搖頭,他正想著要說什麼的時候,忽然……
 
從剛剛開始一直縈繞在空氣中的聲音停下來了,從菲利奇亞諾稍有意識以來就一直聽到這陣陣的聲音,現在忽然沒有了,讓他覺得很不適應,尷尬的靜止在那裡;伊莉莎白也停頓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
 
「喔,羅德少爺彈完琴了,今天可結束的真快……剛好你也醒了,讓我帶你去見少爺吧。」
 
「少爺?」菲利奇亞諾不解的發出了疑問,偏著腦袋看著伊莉莎白,後者又發出了咯咯的笑聲,說道:
 
「羅德少爺是這個家的主人,我是少爺的侍女,啊……其他的事情我再慢慢跟你解釋吧,現在先跟我去見少爺!要記住喔,羅德少爺是個很嚴謹的人,如果你不懂的話,就別隨便開口,免得惹他生氣。」
 
她一邊說著、一邊牽起菲利奇亞諾的手,半推半就的拉著這孩子走出去。
 
 
在走到目的地以前的這段路程,伊莉莎白不厭其煩的交待他待會兒要做什麼、不能做什麼,臉上雖然還是笑著的,神情卻帶著一絲絲緊張,顯然是擔心沒見過世面的菲利奇亞諾會做出蠢事惹得少爺不高興。
 
她會這麼緊張也是有原因的;羅德里希是本城最有權有勢的兩人之一、是王國歷史最悠久的貴族後代,即使是像菲利奇亞諾這樣子在社會底層掙扎求生的小孩子,也曾經聽說過他們的傳說,關於那個家族。
 
卡拉蒂亞市位在王國東部,位在三個省的交界處,背倚高山有河流經,交通方便不說,礦產以及林業資源豐富也相當豐富,算是排行前三的繁華都市;在這裡最大的兩個勢力,一個是經營奢侈品買賣,並且掌握金礦開發權的波瓦諾弗家,另一個便是世居在此的古老貴族,擁有本城三分之一地產的埃德斯坦家。
 
菲利奇亞諾還待在老大那邊時,就常常聽到他們把玩著金幣這麼說:「我們手裡握著的每一枚金幣都是法蘭西斯大人的財產、腳下踏的每一塊地磚都是羅德里希少爺的土地……我操他娘的,活在這種地方真是窩囊!別人最多只有一個國王一個教宗一個上帝,我們卻平白無故又多出兩個來。」;對於卡拉蒂亞市的市民來說確實就是這樣,所有有著正經不正經職業的人,多多少少都跟波瓦諾弗公司有關聯,能在那家公司擔任職位的人,即使只是個小職員,走在街上都可以被人家恭恭敬敬的稱呼一聲大爺;埃德斯坦家族商業活動比較少,可在這裡的市民隨便買一棟房子,腳下的土地都不是自己的,按照法律上來說,他們是跟貴族領主租來的……那些土地雖然不是埃德斯坦家族可以直接動用的,卻可以收取租金。
 
儘管前面幾代貴族老爺變賣了不少土地,到現在羅德里希手上還是掌握著三分之一左右的直屬土地,除了土地收入以外,他們也是金礦公司的大股東,每年有許多股利收入,依然穩坐著本城的顯赫地位。
 
這座哈/布/斯堡是埃德斯坦家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每一吋牆壁、每一塊地磚,都是使用五百年前最好的材質打造的,至今仍舊屹立不搖;本城的上流社會人士無不以能參加在哈/布/斯堡舉辦的宴會為榮,這座城堡裡有很多僕傭穿梭不息,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們家少爺顯赫的身分,無不盡心盡力的工作著。
 
伊莉莎白算是女僕中身分最高的一位,她的母親是這座城堡中的女管家,她也是從小就被派在少爺身邊服侍的,不太像是真正的主僕,反而像是兄妹;從她口中說起來,三句話不離羅德少爺,可見其景仰。
 
這樣的態度讓年僅八歲的孩子嚇得只差沒有縮起來!……從他剛剛醒來的房間,走到少爺房間的這段路,也就因為心理因素的關係,顯得格外漫長;這是一間好大的房子,菲利奇亞諾不曉得自己經過多少個拐彎、走過多少條走廊了,每一面牆上都裝飾著金的銀的飾品,還有好多好多畫作,高高懸掛著。
 
很多扇很多扇高大的窗戶、漂亮的窗簾、外面天氣很好,雖然有點冷沒錯,但房子裡的空氣卻很流暢;日光照耀著這棟華麗的房子,每一個角落裡最精緻的裝飾品,都散發出難以言喻的優雅姿態。
 
每一步都是踏在上蠟光滑的地板上,菲利奇亞諾低頭看著,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下去……這麼漂亮的瓷磚,哪是他這種人可以隨意踩過的?好像是害怕腳步踏的重一點,就會在地板上製造出傷痕。
 
「好了,我們到了,菲利……你千萬要記住我叮嚀過你的那些喔!啊,不用露出這麼緊張的表情啦,少爺又不會吃了你,呵呵,別皺著眉頭、笑一個吧!你笑起來很可愛,我想羅德少爺會很喜歡你的。」
走到那扇門前時,伊莉莎白暫停了一下,俯下身來靠在他耳邊,小聲的叮嚀;菲利奇亞諾可以聞到伊莎姊姊長髮垂落下來時頸子邊散發出來的香味,這讓他更加膽怯了……伊莉莎白拍了拍他的小臉,鼓勵道。
 
門悄然無聲的被推開了,跟外面的走廊不一樣,這個房間的窗子雖然也開著,卻不顯得冷,房間的四個角落都放著炭盆,填滿了充足的炭正在燒著,維持著這個房間的溫度;一個體態修長的年輕人坐在古董雕花寫字檯邊,手上拿著筆,正在低頭寫著什麼東西;聽到開門的聲音,他抬起頭來,看著門口。
 
「羅德少爺,我把醒來的孩子帶過來了。」伊莉莎白收斂了臉上輕鬆的神色,保持著那抹淺淺的微笑,雙手微微拉起裙襬,行了一個標準的淑女禮;她往菲利奇亞諾的背後輕輕推了一下,讓他走進去。
 
「嗯,辛苦妳了,伊莎。」羅德里希淡淡的回了這麼一句,細細瞇起紫色的眼睛,透過掛在鼻樑上的銀邊眼鏡,掃視著這個孩子;這讓菲利奇亞諾小小的心臟像是懸到了老高的地方,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高貴好看的人……羅德里希有一張乾淨清秀的臉,鼻樑很挺、眉毛的粗細適中曲線典雅、一雙紫眸子顏色深邃,不用做什麼表情就有威嚴的氣勢,彌補了他睫毛長所造出的媚意;嘴唇略顯薄而色淡,可是嘴角那點細痣又添補了不足,不必嘟嘴也饒有風情;整體上看起來很蒼白,卻很適合身上華麗的大衣……他停下來寫字的動作,就連那雙修長而優美的手,也漂亮的一點瑕疵也挑不出來。
 
「唔,回答我,你叫做什麼名字?幾歲了?」他還是用著那種淡淡的語氣說話,伸手調整了一下眼鏡;只是這麼簡單的動作,舉手投足間便散發出讓人難以逼視的光芒……即使在上流社會,大家談到羅德里希這個人,大多數也是畏懼的;每個人都說,埃德斯坦家的少爺很漂亮,可是敢與他來往的人,卻很少。
 
這些菲利奇亞諾都不懂,他只知道羅德里希很好看、可是也很讓人害怕,眼神冷冷的,好像又把他給丟回了冰天雪地中……讓他忍不住顫抖起來,很想縮在一團,躲到越角落的地方越好,最好不要被注意到。
 
「我、我叫做菲利奇亞諾,八、八歲了……」後面的伊莉莎白姊姊輕輕的拍了他一下,這才讓菲利奇亞諾哆哆嗦嗦的講出一句完整的話來;講完話後,彷彿全身上下的勇氣都用盡了,幾乎要腿軟的癱坐下來。
 
「八歲?……年紀還真小。」像是喃喃自語似的嘟噥了一聲,羅德里希手撐著額頭倚在寫字檯上,半闔著眼睛,好像在沉思著什麼;菲利奇亞諾更不敢講話了,只是一直低頭看腳尖,魂都不曉得飛到哪去了。
 
他皺著眉頭咳嗽了兩聲,伸手攏了攏自己的衣襟,伊莉莎白見狀馬上明白過來,利索的走向四角的炭盆,又多添了一些炭,把窗戶給關上,然後拿起一件黑色的天鵝絨披風,給羅德里希披上,最後站回原位。
 
「這樣啊……你的名字起的真好,看起來身體也不錯,至少克勞德醫師是這麼讚賞的,在雪堆裡待了那麼久也沒凍死,果然是十分『幸運』啊,我就沒有辦法了,就算只是這樣的天氣,都覺得冷。」他這麼說著,低垂著眼簾,頗有些感慨之意;他一向很羨慕身強體建的人,可以走出戶外呼吸新鮮空氣。
 
菲利奇亞諾跟羅馬諾在被丟棄時,脖子上就繫著自己的名牌,以前被吆來喝去的時候,也沒覺得怎麼樣,直到今天才曉得原來是幸運的意思;他低著頭想,我幸運嗎?或許可以說是幸運的吧,至少沒有被凍死不是嗎?他有很健康的身體,缺少這個條件的,也沒有辦法在街頭存活……那裡就像是叢林,很現實的。
 
「是今天值班的女僕沒有盡到責任,回頭我肯定要說她一說,羅德少爺您別這樣了,安東尼奧先生不是也說了嗎?要您多休息、少想一些令人鬱悶的事,不是嗎?」伊莉莎白感覺有些扼腕,早知道就不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其他女僕了,她們沒有一個人像自己這樣愛護羅德少爺的,全都不夠體貼又粗心大意。
 
「說了也沒什麼意思,算了吧。」羅德里希有些懶散的回答道,他擺了擺手,讓伊莉莎白別再說了;後者自然是馬上就閉上了嘴,低著頭站回原位,可誰也曉得她心裡不是這麼想的,回頭肯定要追究這事。
 
大約過了十秒鐘令人尷尬的沉默,羅德里希手指敲了敲寫字檯,打開一個小抽屜,裡面放著一只雕刻著玫瑰花的精美木盒,他修長的手指靈動宛如蝴蝶,輕巧的打開了木盒,從裡面掏出些圓滾滾的小球出來。
 
「菲利,過來。」他隨意的朝菲利奇亞諾招招手,本來嚇的三魂不到七魄的菲利奇亞諾,還要伊莉莎白在他背後推一把,這才驚醒過來,踉踉蹌蹌的往前走幾步……直到走到羅德里希面前,他嚇的臉都白了。
 
不過羅德里希並沒有在意他心裡想什麼,只是凝視了他一會兒,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說道:
 
「仔細想想,基爾住進來時,也跟你差不多大……都五年了呢,我想想我那時候是怎麼做的?喔,對!我把奶媽給我吃的糖果分了一部份給他,他明明就很喜歡吃的,那時候卻硬要說不喜歡,真是糟蹋了我一把糖果……我想你不至於這樣吧,來吧,給你糖吃。」
 
那抹微笑造成的親善效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大,菲利奇亞諾還是傻傻的站著,不過他已經不怕羅德里希了;軟軟的小手被塞進幾顆包裝著鮮艷色紙的糖果,他還只是呆呆的想著,羅德少爺笑起來真好看。
 
「菲利、菲利!這孩子怎麼傻了啊!快跟羅德少爺道謝啊。」後面的伊莉莎白一緊張,就忍不住喊了出來,直到羅德里希那雙紫色的眼睛幽幽的看過來,她才意識到自己講話太大聲了,羞的滿臉通紅。
 
「伊莎,妳還是一樣的毛病,總是輕聲細語不起來……唉,算了吧,妳帶他去見安東尼奧,他要是看到自己救的孩子醒了,肯定會很高興的。」羅德里希隨口數落了伊莉莎白兩句,沒什麼怪罪的意思,揮揮手,讓伊莉莎白把菲利奇亞諾帶下,又轉過身去拿起筆,繼續趴在寫字檯上刷刷的不曉得在寫什麼。
 
菲利奇亞諾意識到自己應該要鞠躬道謝的時候,已經被伊莉莎白拉出去了,那扇門就在自己面前關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