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飛天館‧御街繁露
關於部落格
膜拜小寂~兼顧小犬~景仰夫人~XD~
  • 1124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學海諸宮調之《歡樂篇───PARTII》

===











自從留萬年同學,因為成績不好被打成重傷致死以後,我們終於看到了學海無涯這間黑店學校的部份內幕!原來一直頂著閃亮亮招牌號稱屁屁首善學府的學校,竟然也有體罰的情況發生,自然在社會上掀起了討論校園安全的老議題;因此我們今天要探討的,就是學生們會不會因為成績不好,而被老師體罰。
 
    狀況一:考不及格的學生。
 
 
>以下,讓我們來看要是射執令遇到了這種情況,會如何處理?
 
考不及格的學生:對不起~~教授,這科我沒有考好。(掩面痛哭)
 
東方羿:唉,孩子,不是我要說你呀……這、這個成績,實在是有點……嗯,差強人意。
 
考不及格的學生:嗚嗚~~教授,我下次一定會努力的。
 
東方羿:雖然我也很希望你成績變好一些,但很抱歉的是,我還是不能讓你及格……不過只要你肯努力,就算現在只有這樣的分數,以後也必會有大用的!要知道偉大的聖人君子,也有很多在年輕的時候不學好的,比如……………(以下省略萬字),總之,只要你願意學好,不管是什麼時候,老師這邊都是很願意協助你的,浪子回頭金不換嘛!即使我還是必須當你,但至少還是活當,同學你下學期可要好好努力啊。(→苦口婆心、循循善誘貌。)
 
考不及格的學生:嗚嗚,謝謝教授,願意給我這樣的機會。(一邊抹鼻涕眼淚一邊離開)
 
→以下,是東方羿的真實想法。
 
東方羿(陰暗貌):哼,考這麼差還敢來見我!學海的紀律真是愈來越鬆散了,難怪連續幾年綜合評鑑都比不過人家儒門天下!等我當上了教統,一定多蓋幾間學生監獄、增加購買刑具的經費,把不及格的關進去十天八個月,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考這種分數!
 
→結論:射執令主張愛的教育不如鐵的紀律,學生就是要狠狠的打,才會進步。
 
 
>以下,我們來看看數執令這邊的情況。
 
考不及格的學生:嗚嗚嗚~~教授,這次我考不及格了。
 
饒悲風(皺眉):怎麼會呢?難道你沒有來上我期末總複習的那堂課嗎?我不是說過了,期末考的題目有一半會從我複習的部分裡出嗎?如果有來上課,再不濟也能夠寫到五十分吧。
 
考不及格的學生(羞慚貌):教、教授,我有來上課,只是那些題目我沒完全背熟,一時間想不起來,就慌了……最後考卷來不及寫完。
 
饒悲風(嘆氣):這樣不行,我不能讓你及格了,不過你的成績勉強可以活當……你下學期要記得認真上課,還是聽不明白的話沒有關係,可以來找我談談,我找點時間幫你補課。
 
考不及格的學生(痛哭流涕):喔~~教授你對我真好。
 
→以下,讓我們來看看饒悲風心裡的真實想法。
 
饒悲風(陰暗貌):按!這傢伙都考不及格幾次了?居然還有臉跑來哭訴!?下學期再不及格,老子回頭斃了你!
 
→結論:饒悲風是個好教授,年年課堂反應問卷得分都在一二名的,只要你別超過他容忍的底限,他就真的是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教授了!~
 
 
>再讓我們看看遇到禮執令會是怎樣的下場。
 
逸君辭:各位同學,請在這邊排隊站好,執令不喜歡看見大家雜亂吵雜的樣子。
 
考不及格的學生(膽顫心驚貌,開始跟旁邊的人互相竊竊私語):為什麼逸君辭助教要叫我們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用他們站在那邊等多久,門碰的一下打開!只見太史侯怒氣騰騰的從裡面走出來,手裡拿著這次全校禮部試的成績單,惡狠狠的看這群學生一眼,然後說道:
 
你們這群傢伙竟然連及格分數的一半都考不到!?學海不收這種廢才!通通給我滾!!~~
 
他一甩袖子,掉頭就走,留下來的餘勁把在場不及格學生通通都給掃出了禮部。
 
躲在樑柱後面的逸君辭:嗯……今年又淘汰掉了三分之一的人,看來得要請招生組擴大招生了,不然今年收到的學費恐怕會不夠。(拿筆記記下來)
 
→結論:太史侯心目中完美的學校,大概只充滿頂尖的資優生而已吧。
 
 
>看完禮執令,自然就要晃過來瞧瞧樂執令這邊怎麼樣。
 
月靈犀(煩惱):唉,你們的分數實在離及格太遠了,我不能憑我自己的喜好,就擅自給你們加分啊。
 
考不及格的學生:嗚嗚,教授~~樂部的成績很重要,而且還有擋修的……要是沒有過,我們一定會被延畢,求求您讓我們及格吧。
 
月靈犀(搖頭):不行,我最多只能讓你們活當,要完全及格,怎麼對得起其他同學呢?
 
考不及格的學生:這樣就夠了!謝謝教授……(感恩戴德貌)
 
→看起來似乎很平常,然後呢?
 
月靈犀轉過頭去,就對助教扶風說:告訴部裡其他女同學,這種考不及格又苦苦哀求分數的男人最沒有用了,以後要是遇到類似的追求者,看都不用看直接就可以出局了,免得將來人家說你養小白臉。
 
考不及格的學生:囧囧囧囧………
 
→結論:月大姐的眼界那是被伏龍和饒悲風這類天才人物給養刁的。
 
 
>如果是開明的外籍教授書執令呢?
 
央森:考不及格,會得到一種腰很痠腿也很痠的病喔~@ˇ<~ˇ(啾咪)
 
於是考不及格的學生們通通都被處罰到走廊上頭頂水桶半蹲三個時辰。
 
>央森:願天主保佑你~ˇˇˇ裸體寫真誠徵模特兒,科科。
 
→結論:央森你是個天使!~~真的!!!(跟其他人比起來)
    不過,請不要趁機打廣告。(汗)
 
 
>終於輪到御執令這個宅鬼了。
 
司徒偃:啥?御部考試竟然沒及格?也未免太蠢了吧!(嫌棄貌)
 
考不及格的學生:嗚嗚~~教授,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您不能連一點餘地都不留給我們啊。
 
司徒偃(不耐煩貌):去去去,免得你們老是說我殺人不眨眼,我就給你們一個及格的機會。
 
考不及格的學生:真的嗎?!教授~~~
 
於是司徒偃帶著這群人,來到後院的一間小房子前面。
 
司徒偃:別說我不留給你們活路,這是我的最新作品──怪怪屋一號!只要你們有能耐從裡面走出來,我就讓你們及格。
 
一個月以後……
 
來補充底片的央森:咦?為什麼阿偃你家的後院裡出現了奇怪的小屋子?是新的工具室嗎?
 
正在做奇怪機械的司徒偃:啊!我忘記了,糟糕!(一拍腦袋,連忙趕去救人)
 
這群學生連下學期的課都沒辦法上,自然是被退學了。
 
→結論:進入御部之前,請先確定自己的家人朋友知道自己去了那裡。(PS:央森除外。
 
 
>那如果直接去找校長商量呢?
 
有些煩惱的佛公子:這……這事情可不好辦呀,你們怎麼會考的這麼差呢?
 
考不及格的學生:嗚嗚,校長~求求您別退我們學啊!(跪地)
 
佛公子(捧頰):可分數那都是各部執令們繳上來的,我不能擅自讓你們過呀~阿彌陀佛。
 
考不及格的學生:我們會考不好,都是因為考試的題目實在太難了呀!~~(瀑布淚)
 
佛公子(貌似為難的樣子):嗯……你們說的也是有點道理,我亦略有耳聞,聽說這次禮部試及格人數大約只有10%,是歷年來最低的紀錄。
嗯嗯,這樣果然還是不太妥當的,讓我去跟禮執令討論一番。
(自言自語完,我行我素的帶著禮部試成績單化光飛走了。)
 
考不及格的學生們面面相覷著,這學期他們雖然過了,可是只要他們還在學海一天,禮部試這輩子大概都沒指望了……於是,只好轉學。
 
→結論:校長~~拜託你別老拿公事辦私事呀~~~
 
 
    狀況二:這一科沒過,就會被三二的學生。
 
 
>以下,讓我們來看看射執令的說法。
 
東方羿(為難貌):這……這真讓老夫感到為難啊。(翻看成績單,一邊看一邊搖頭晃腦的嘆氣)
 
快被三二的學生:嗚嗚~教授拜託您千萬要讓我過啊!要是連射部成績都不及格的話,我就得要回老家種田去了。(痛哭流涕)
 
東方羿(沉吟貌):嗯……這可真是難辦了,站在教育者的立場,我是很希望你們都能留在學海接受教育,不管你們課業上遭到什麼樣的問題,我都很願意為你們解答,只是考的這麼差,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放你過水的呀……
 
快被三二的學生:教授~~~求您了啊!!(跪地懇求)
 
東方羿:這樣吧,讓老夫仔細沉吟,一個月後你們自然會得到一個圓滿的結果。
 
快被三二的學生:是,謝謝教授~~~
 
兩個禮拜後就放寒假了,這位學生一直到收到了成績單,才曉得他已經光榮的被三二出學海了。
 
→結論:東方教授精熟於如何委婉拒絕別人的方法。
 
 
>要是遇上學海無涯號稱人最好的數執令呢?
 
饒悲風(皺眉):考的這麼爛,要我放你過關是不可能的了。(搖頭)
 
快被三二的學生(大哭):教授,求求你讓我過!我要是連數部的考試都沒有通過,就要被退學啦!
 
饒悲風(拍學生的肩膀):不行,我不能放你過關,可要是你還有意願繼續讀學海,我願意用私人時間輔導你,至少讓你明年還能做我數部的學生!乖,男子漢大丈夫的,可以流血不可以流淚,今天哭過以後,明天還是要努力啊!(鼓勵貌)
 
快被三二的學生(感恩載德貌):嗚嗚嗚嗚~~~教授,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您。
 
於是抱著饒悲風的大腿哭成一團。
 
→饒悲風內心OS:按!成績考的差成這樣,這傢伙是只長淚腺不長腦漿嗎?竟然還哭的把我最好的一條褲子弄濕了!要是我等會兒出去被靈犀看見讓她誤以為我年歲這麼大了還會尿褲子,看我還讓不讓你看見明天的太陽!掯!讓我還要再去換條褲子,你要是再不成才,老子回頭殺你全家!!
 
→結論:饒悲風教授真的是個好教授,只要你別做出超越他底線的事情,基本上不會性命堪虞。
 
 
>再讓我們看看禮執令吧。
 
太史侯(橫眉豎目):考不及格已經是恥辱了,竟然還敢來跟我要分數?我們學海不需要這種懦弱的廢物,給我滾!!!以後禮部試見你們一次當你們一次!
 
一干學生被太史侯轟出圍牆外,他們也沒別的選擇,只好轉學到儒門天下。
 
>結論:太史老師對於維護學海生員的素質水準,有著相當強大的堅持。
 
 
>如果是溫柔婉約的樂執令呢?
 
月靈犀(懶散的打開成績單):嘖嘖……考的這麼差了,還想來乞求分數,這叫我怎麼辦啊?樂部試明明就已經很好過了。(嘟噥)
(注:學海無涯最好過的兩科就是樂部試跟書部試,月靈犀只要求每個人至少要選擇學一個樂器,會認哪個音怎麼按就行;央森秉持愛的教育精神,也很少當人……至於數部試雖然艱深一些,但只要出席率保持良好,饒悲風也是儘可能讓大家過關的,因此想要被三二,實在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
 
助教扶風:執、執令,學生們還在水晶樂府外面下跪等著呢,您就算是想翹腳嗑瓜子,也別動作太大了。
 
月靈犀(斜瞥扶風一眼):我是感慨最近的音癡越來越多了,連宮商角子羽都認不清楚……嗯?喔喔,這人也未免太厲害了,嘻嘻……這種分數,不錯、真不錯!就讓他過吧!(看到成績單上禮部試的成績,忽然爆笑出來。)
 
助教扶風(滿臉黑線):執令……您笑的小聲點,罄音快要遮不住了……(掩面)
 
→月靈犀內心OS:噗~禮部試竟然可以考到負分!到底是太史侯腦子燒壞了批出這種分數,還是這學生太有才?哼哼,既然他是禮部的人才,我就偏偏留下他,最好是能把太史侯給活活氣死,也就不會整天來找老娘麻煩了。
 
→結論:月、月靈犀真的是個溫柔婉約的姑、姑娘啦……(不太確定)
 
 
>再讓我們看看學海第二好過的書執令。
 
捧著相機的央森:What?考不及格?……我記得我沒有出很難的考題啊,為什麼會沒有Pass?
 
快被三二的學生(掩袖哭泣):嗚嗚~~執令對不起,我剛好要出門考試的時候遇上車禍,沒有辦法過來考……要是您不給我補考的機會,我就要被退學啦~~~
 
央森(苦惱貌):Oh~那還真是Sad~可是規定就是規定,我不能隨便讓你Pass啊~就算另外辦補考,也會有同學不滿意呀~嗯,讓我想想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想了一會兒,好不容易才想出補救辦法的央森,拍掌說到:
 
Ya~我想到囉~最近我的裸體寫真很缺模特兒,你來給我拍,我就考慮讓你Pass怎麼樣?
 
快被三二的學生(瀑布淚):教授~可以不要嗎?……(為什麼要逼我在清白與成績中間選一個?)
 
→之後,拿到自己裸照的學生,隨照片附信件一枚,上面寫著:
 
『Not Beautiful~傷害我眼睛,你被當囉~下次努力~@w<~Bye~bye~』
 
→結論:央森教授致力於在學海推廣藝術化的教育,希望每位學生都能被真善美陶冶性情。
 
 
>致力科學研究的御執令。
 
敲敲打打中的司徒偃:什麼?又是不及格的?(語帶氣憤)
 
快被三二的學生(抽泣):嗚嗚嗚~~教授,拜託您讓我過,要是連這科都完蛋了,我就要被退學啦。
 
手還是沒有停下來的司徒偃:不行!要是放你這種機關圖不會畫的笨蛋畢業,以後人家問起來知道你是我教的,我這張老臉還要不要顧啊!我是絕對不可能隨便放你過關的!甭想。
 
快被三二的學生(跪地):求您高抬貴手啊~~~教授~~
 
被煩的心情很不爽的司徒偃:吵死啦!你就這麼想過是不是?很好……木甲、木甲助教!~~把這傢伙給我拖下去!拿桌上那張機關圖給他,帶到我新發明的怪怪屋二號去!他要是出的來,以後御部試他就算不參加我也讓他過!(惱羞成怒)
 
木甲助教把哀號著寧願退學也不要去怪怪屋二的學生給拖走……之後,這名學生再也沒出現在學海過。
 
→結論:請不要在司徒老師掛出工作中牌子的時候去打擾他,那是他的地雷。
(或者,也可以跟在央森教授後面去,司徒老師就算全年工事中,那時候也一定是有空的。)
 
 
>照慣例,我們還是來看看懇求校長會有什麼用吧。
 
很閒很閒的佛公子:阿彌陀佛~~施主,這件事恕貧僧無法替你做到,分數只如身外浮雲,不如看開了隨貧僧一同遁入佛門,自然就不會有這種煩惱。(大師~您是校長啊~校長啊!!!)
 
快被三二的學生(拼命哭):嗚喔!~~校長,我還想繼續待在學海無涯唸書啊!求求您別趕我出去!只要讓我下學期繼續留在這裡,我一定會好好用功!不會再拿這麼難看的成績了。
 
看錶等下班的佛公子:雖然貧僧很想幫忙,但成績這數字是白紙黑字的,可不能隨意篡改啊!施主還是聽貧僧的勸,早早落了三千煩惱絲,入佛門去吧。(校長~您自己也沒剃頭,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啊!)
 
快被三二的學生(哭倒在地):不行啊!我們家就我一個獨苗兒,都盼著我成龍成鳳,要是我就這麼回去了,哪還有顏面見鄉親父老啊……更何況,就是為了傳宗接代也不能出家啊。
 
打哈欠的佛公子:施主,不必再煩惱了,會得到今天這種結果,顯示了你跟儒門無緣,快快回頭是岸吧。
(大師,您這樣一直把學生往外退,真的可以嗎?)
 
快被三二的學生(持續瀑布淚):嗚噢~~大師啊啊~~~(喂喂喂,這位是校長啊!)
 
→佛公子內心OS:唉……都四點半快下班了,怎麼還有不識相的傢伙來堵我啊!我趕著回家幫太史做飯呢~真討人厭,隨便說兩句話打發他走好了。(掏耳朵)
 
於是,在佛公子神棍威能全開之下,這位同學莫名奇妙的出了家剃了度,現在也成為修行有成的妖僧一枚,每當他談起了這段往事之時,總是十分慶幸遇到了這麼一位好校長,讓他即時迷途知返。
 
→結論:請不要在下班前一個小時進入校長室,雖然下班時間是五點,但在校長心中,三點吃完下午茶就該下班了,拖到他時間,他只會越來越沒勁而已。(因此神棍威能大開?)
 
 
    狀況三:遇到作弊的學生。
 
 
>讓我們來看看學海最慈祥和藹的射執令會怎麼處理吧。
 
東方羿(捻鬍子):唉……竟然在射部試上作弊,你們的作為真讓老夫感到痛心,我竟然會教出這種學生……真是太羞恥了!我哪還有顏面去見太學主啊。(撫胸長嘆,一臉悲憤的樣子。)
 
作弊的學生(下跪懺悔):對不起!!教授!我們一時迷惘,犯下了大錯,求求您高抬貴手,千萬不要把我當掉啊!……我也是有萬不得已的理由,才會出此下策的,嗚嗚嗚嗚。
 
痛心疾首的東方羿:不行!要是連使用不正當手法獲得分數的學生也可以堂而皇之的畢業,教我學海威儀規矩何在?東方羿雖然不才,德行有虧,教導出了這樣品行敗壞的學生,卻也不能使我堂堂儒門大派聲威掃地……若是今日一時心軟放你過關,教老夫如何面對九泉之下的諸位前輩先賢?
 
作弊的學生(大哭):不要哇!~~~教授我求您了,千萬別把我當掉啊啊!!我願意做任何事情來挽救一時的偏差造成的學海聲譽損失,求求您千萬不要當掉我啊!(抱住東方羿大腿拼命磕頭)
 
沉吟許久的東方羿:唔……既然你有心要痛改前非,站在教育的立場,也不是不可挽回的,不過,隨意的讓你過關,恐怕會讓其他認真考試的同學心生不滿。
 
這樣吧,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由其他同學來決定你是否能過關。
 
作弊的同學(大喜):是,謝謝教授願意給我一次重新出發的機會。
 
然後,東方羿把人帶到射靶練習場,發給該名學生一個頭盔,還有一個畫著三個圓圈圈的版子;外面的那圈塗成藍色,寫著十分,裡面那圈塗著黃色,寫著三十分,最中心的一個小圓圈塗著紅色,寫著五十分;東方羿要學生拿著那塊板子,站在原地不動,其他同學則站在五十公尺外,人人手上都拿著一張弓和一支箭,目光凶狠的盯著那人。
 
目光慈祥的東方羿:孩子,乖,同學們會幫你決定最後成績是幾分的。
 
→結論:東方羿其實是個尊重民意的好先生。
 
 
>再來看看愛學生如子的數執令會怎麼做吧。
 
悲憤的饒悲風:為什麼?!為什麼要在數部試上面作弊?我不是都有幫你們考前複習了很多遍了嗎?就算你們不會演算,這些題目的計算過程背也應該背下來啦!
 
作弊的學生(嚎啕大哭):嗚嗚嗚嗚~~~教授,請您原諒我!我也是一時鬼迷了心竅,才會作出這種事的……求求您不要把我趕出學海。
 
饒悲風(嘆一口氣):孩子,你也曉得鬧到這種地步,已經不是我保你就能解決的問題了,要不要把你逐出學海,還要看校長怎麼做決議,我……也很不願意失去任何一個學生啊。(握拳)
 
作弊的學生(趴在地上哭):嗚噢噢噢~~~對不起教授~~我錯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啊!
 
饒悲風(目中含淚):我也很不願意當人啊……孩子,你離開了學海以後,要是還想繼續在儒門深造,老師幫你寫推薦信,送你去儒門天下……要記住,即使到了新環境,也要秉持我們學海無涯出身的良好風範,一日在學海,終身是學海人。(掩袖拭淚)
 
作弊的學生(一發不可收拾):教授啊啊~~~我能遇上您這樣的好老師,真的是三輩子修來的福分!我以後再也不做偷雞摸狗的事了!一定會記住教授給我的勸誡,正正當當的做人!
 
師生兩個抱在一起痛哭。
 
→饒悲風內心OS:按!老子都放水放這麼嚴重了,竟然還要作弊才能過關!這小子腦子壞了是嗎?重點是,作弊不在其他門課上作,竟然發生在我眼皮子底下!這傳出去我在靈犀心中印象分數肯定會被扣。
哼!竟敢讓我被靈犀扣分!!老子馬上斃了你!!!
 
→結論:饒悲風教授也是個很在意自己分數的人,並且要求完美。
 
 
>那麼,標準更嚴格的禮執令呢?
 
抓到作弊,當場格斃,還需要廢話什麼?
 
→結論:太史教授一直是個嫉惡如仇的人,就算他標準嚴苛到及格率只有10%,也沒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犯事的。
 
 
>我們再來看看學海的大家閨秀樂執令吧。
 
月靈犀(皺眉):作弊這種事情不歸我管,扶風,把人帶去給禮執令,請他代為發落吧。(隨手一揮)
 
→月靈犀內心OS:教你活活氣死最好,氣死不成累死也行,省的老是來找老娘麻煩。
 
→結論:禮執令跟樂執令有血緣關係這檔事,果真假不了。
 
 
>那如果是親切和善的央森呢?
 
央森(板著臉):Oh~竟然在書部試上作弊?你真是Bad……
 
作弊的學生(懇求貌):教授~~我真的是一時被鬼迷了心竅,才會作出這種事的,求您饒了我吧!
 
慢慢拿出護身十字架的央森:你知道在我的故鄉,抓到被鬼附身的人都要怎麼做嗎?呼呼呼~~我們會建造一個十字架,然後把人釘在上面,用火燒喔~~~呵呵呵~~~(陰森笑)
 
作弊學生(慘叫):啊啊啊~~救命啊!!!我不要讀了、我要退學!退學啊啊~~~
 
繼續陰森笑的央森:Oh~這被鬼附身的真嚴重呢~沒關係~我會徹底淨化你的~Angel~~~
 
於是,只見聖光普照、天使降臨,學生的慘叫聲也漸漸的微弱下去了。
 
→結論:作弊的人,將會得到聖光的制裁。
 
 
>工事中的御執令。
 
從機械堆抬出頭來的司徒偃:什麼?作弊?那真是不可饒恕的行為!還來找我幹麻?當掉、直接當掉!
 
作弊的學生(哭爹喊娘):嗚哇~~教授求求您別這樣狠啊……
 
司徒偃(不耐煩到惱羞成怒):我正在忙你沒看到嗎?吵死人了……木甲助教,把這個人拖下去,丟到怪怪屋三裡面去!哼哼……像你們這種作弊的廢材,就是要好好教訓一頓才知道不敢!
 
→結論:千萬、千萬不要讓司徒老師覺得你很煩。(PS:央森例外。)
 
 
>最後,還是要讓校長壓軸上場咩~
 
很想下班的佛公子:唉,怎麼連作弊的都要我處理呢?……說吧,孩子,你是為什麼想作弊?
 
作弊的學生(扭捏貌):校、校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最近交了一個女朋友,忙著談戀愛,沒時間複習考試內容,才會動了歪腦筋……嗚嗚,我真的很後悔,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用功。
 
猛然很有興趣的佛公子:什麼?交女朋友那是好事啊?嗯嗯嗯嗯~~說詳細一點,你們是怎麼開始交往的?那個女孩子怎麼樣?是清純可人型還是冷漠冰山型?(八卦模式啟動)
 
作弊的學生(緊張的結結巴巴):這、這不好意思說啦……
 
被勾起興趣的佛公子:說啊~快說啊~我用校長的職權命令你快說,不然我就把你送給禮執令發落。
(校長~不要再濫用特權啦~)
 
於是,作弊的學生硬著頭皮描述一遍自己跟女友交往的過程。
 
佛公子(長吁感概貌):唉,現在的孩子可真是比我們那個年代大膽多了,你可真是好命,那麼好的姑娘願意跟你呢,羨慕死我了。
 
作弊的學生(臉紅):也、也沒有啦……嘿嘿。(有點開心)
 
佛公子(手扶額頭):不像我,跟太史都這麼多年了,他還老對我若離若及的……你說說,他怎麼每次見面都要先劈頭罵我一頓呢?雖然太史罵人的樣子也很迷人……咳咳,不過我的心也是肉做的呀,一直一直被罵多多少少也是會受傷的,就是在……那個的時候,他也老是不肯對我溫柔一點。(皺眉)
 
嗚,我好命苦啊~~你經驗比較豐富那你來告訴我,當我在作OO事的時候,他老是待我這麼XX,到底是單純的不高興呢?還是在害羞啊?……唔,說起來,太史害羞的樣子也很迷人呢,嘿嘿……(花痴)
(──以下省略數萬字)
 
作弊的學生(捂耳朵快要抓狂):啊啊~~~對不起校長大人,我知道我錯了,求求您不要再講了啊!
 
之後,作弊的學生就跟他女友分手了。
 
→結論:校長大人是去死團團長的傳聞,貨真價實的跟月靈犀是太史侯女兒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