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飛天館‧御街繁露
關於部落格
膜拜小寂~兼顧小犬~景仰夫人~XD~
  • 112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為你的敵人默哀》【ES21同人文,圓子小姐中心吧】

===
 







 
天空漸漸的陰暗了起來。
 
在這樣子不美麗的天空下,美式足球的訓練還是要繼續的;打這個運動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一點也不娘娘腔,即使是暴雨當空,也沒有取消比賽不打了這麼回事,跟其他的運動都不同,不會輕易的停止。
 
豆大的雨水滴進他的掌心。
 
啪!
 
好涼啊。
 
涼的連心都寒了吧。
 
 
 
「喂。」高大的身影走近他,陰暗著一片蓋下來,遮掩住蒼白的日光燈。
 
「嗯?」淡淡的應了聲。
 
回頭了,眼底只是淡淡的冰冷,藍色涼如春天以前封存的寒冰,透露著冷刻的味道。
 
「我只是想告訴你,回去以後記得做晚餐。」喀的一下,他又咬碎了一個護齒。
 
冰冷的眼神只出現了不到一秒,聽到他說了這種話,馬可的肩膀忍不住一垮,臉上出現無奈的神情,說:
 
「喂喂,過五分鐘還要比賽啊!你現在就在想晚餐那也未免太不把我們的對手放在眼裡了吧我說。」
 
「呸。」沒理會這人,隨口便吐出了咬碎的護齒。
 
「……」馬可嘴角露出勉強的微笑,眼尾微微下垂的看著他。
 
然後他拿出為了比賽而特別訂做的鈦合金護齒,交給對方。
 
「要是這個再被咬碎,那我也沒辦法了啊……喂,有在聽我說話嗎?」下垂的眼尾略略抽了抽。
 
「聽到了。」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簡直就像是想要啖人血肉的劍齒虎什麼的,巨大而原始的野獸。
 
這個人說的話,雖然總是無聊的成分居多,但他好歹還是會聽的。
 
裝上護齒,他咬了幾下,沒有崩斷,看來是可以撐住了。
 
「這個好。」他做下這個結論。
 
要是連鈦合金也耐不住他咬,馬可還真會懷疑峨王是不是地球上的生物了;雖然說這傢伙真的很像史前時代的啥啥,長毛象恐龍之類的東西……再瞄瞄幾眼,看他那樣子嗜血的神情,又更覺得像是野獸了。
 
「嘖……又要清理地面了,衛生習慣就不能好點嗎我說?」斜斜的瞥著那一攤混合著口水和地上塵埃的碎屑,啐了一聲,忍不住又按了按額角,當然……很少有什麼是值得他生氣的,所以也只是無奈而已。
 
長長的睫毛眨了下,像是冰藍色的天空染上一片陰霾,望了望外頭灰濛成一片的天地。
 
「你又露出了那副表情。」他粗聲粗氣的這麼說。
 
「嘎?」
 
他才微微的側抬起頭,便看見峨王那張充滿野性的臉瞬間逼近他,心裡頭嚇的顫了顫。
 
「輸家才會在開賽之前露出那種表情,我看圓子你是不想贏了吧!」他似乎很不滿意的斥道。
 
馬可知道自己好歹應該要回些什麼話,不然還真是一點也沒有了隊長的尊嚴;只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半個字,最後只得慢慢的收回了那樣落寞的表情,嘴角微微勾起來,露出來一絲絲險惡的笑,像蛇似的。
 
「你說的對啊,峨王,那是我的錯,不該為了天氣而影響心情。」他說話的聲音永遠是那麼客氣的,又冰冷又客氣,虛偽卻又教人拿他沒有辦法……一如他的笑,明明像是滑頭的笑,眼神卻又是如此的落寞。
 
比賽之前,確實是什麼也不該想。
 
也不該為了任何原因而垂頭喪氣。
 
即使是在出賽之前,得不到什麼人的祝福……
 
「那麼,就讓他們死吧。」
 
就像是從洞穴中慢慢踱出來的猛獸,牙尖上還滴著口水。
 
「呵……」馬可終究還是露出了那樣黑暗的微笑,為了擁有這樣洪荒之前便存在的絕對真理而高興。
 
在人類尚未擁有信仰以前,力量便決定了一切……成敗、興衰。
 
即使瑪莉亞不認同他……只要有力量,便還是可以贏……
 
 
啊……他輕嘆。
 
為所有的敵人默哀。
 
當他將釋放出這頭兇猛的怪物時。
 
 
 
 
白秋隊並不經常晨鍊,但他們的練習量還是很大。
 
經常可以看見美式足球社的人在黃昏以後吆喝著練習;身為隊長的馬可更是練的勤快,幾乎只要他想,便可以讓球以各種匪夷所思的角度飛射出去……旁人叫他是控球的達人,他只是微微一笑,很普通嘛。
 
比起什麼惡魔、神的稱號,大家對他的讚譽實在普通的很。
 
啵的一下,便用牙齒咬開了可樂瓶。
 
瓶蓋上留著深深的牙印,和淺淺口水的痕跡。
 
「啊……運動過後的飲料總是特別好喝。」手握著可樂瓶,如月心情很好的這麼說著。
 
或許是因為有這麼一個寶貝隊長吧,白秋部室的冰箱總是放了許多玻璃瓶裝的可樂,剛開始大家還滿高興的,不過可樂這種東西很少有人喜歡天天喝,或許也是自覺那麼做不怎麼健康吧,大家還是寧願去外頭的自動販賣機買礦泉水或者是運動飲料來解渴,結果會使用到這個小冰箱的人,就只有如月和馬可了。
 
「吶……可不是嗎?」淺淺的笑了笑,然後仰頭灌了口可樂,感覺那氣泡摩擦著喉嚨,慢慢滑下胃裡。
 
秋季大賽的地區大賽,下個禮拜就要開始了,如月卻是上個月才新加入的隊員,看得出來過去十六年這傢伙不怎麼花時間在運動上,所以皮膚如此雪白、肌肉也沒有力量,兩三下練習便足以折騰死他了。
 
但即使屢次在隊上的練習中累的暈倒了,以致於必須坐在旁邊休息喘氣,如月總還是能在練習結束之後,對著所有人綻放他彷彿花開一般美麗的笑顏……唉,難怪從前老有人愛說他是娘娘腔,任誰給這麼漂亮的人面對面衝著笑上一笑,也很難消受得起的,總忍不住得臉紅心跳一番,真不太像是個男人。
 
部室沉默了一會兒,其他隊員都去買別的什麼飲料了,所以在此時此地,便只有兩個人。
 
馬可習慣性的單手拎著可樂瓶,瓶中還裝著大約一半左右的氣泡液體,站起來,隨手去翻放在桌上的社團留言本,然後在腦袋裡盤算著下個禮拜應該安排什麼樣的密集訓練比較妥當;或許是因為在春季大賽上表現還不錯的緣故吧,這學期新加入的社員不少,就算這些新人不能參加秋季大賽,也該為明年準備。
 
夕陽自窗外斜照進來,照在如月美麗的不像男孩一般的臉龐上,沿著臉面要滑落的汗水,都像是沾染了玫瑰顏色的的露珠……半瞇著淺藍色的眼眸,雙手捧著快要喝完了的可樂瓶,動作秀氣而且斯文。
 
用眼角的餘光睨著他,放在日光燈下的冰塊盪漾出淺藍的光芒,而如月似乎也有注意到吧,也用他天籃的眼眸看過去一下;馬可心想,真不是個適合打美式足球的人,當初在收到此人的入社申請單時,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這位同學大概是走錯部室了……其實他應該是要去隔壁手工藝社報名的才對吧!
 
當然啦……自從找來峨王入社以後,他當機呆掉的表情可說是時有所見,不過如月講說要入社還是給了他很大的驚嚇,大概只比他聽說帝黑找了個女生當四分衛這件事等級要低一點而已吧。
 
「如月,下星期的比賽,你要上場喔。」他慢條斯里的說著,就像滑過舌尖的每一個音節都優雅美麗一般,嘴角掛著淺淺的微笑,馬可微微偏著頭看向如月,看見他面頰上緩緩滑下一點汗漬,和吃驚的神情。
 
他睜著明亮的藍眼,嘴唇微微張開……當所有空氣中漂浮的塵埃都緩緩降落以後,他才緩緩的說:
 
「你願意讓像我這樣沒有力量的人上場,實在是太讓我驚訝了……我可以知道是為什麼嗎?」
 
仍是那樣淡淡的淺淺的微笑,宛如即將消逝的青空中的雲朵,稀微的飄著、飄著。
 
馬可默默的想起如月遞給他報名單時的情況,有時候他也說不上是為了什麼而做下的決定,只是回想起來,對於收下了如月當社員,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後悔過就是了……儘管在這一個月訓練過程中,這個美少年的表現並不是人人滿意,他也不是沒聽過天狗前輩等人在背後的碎嘴,大家都質疑著如月的能耐。
 
可是看到如月堅定的眼神,他終於還是收下了這份入社申請書。
 
「呐,你現在不是已經進步到可以跟著大家打全場了嗎?」搖了搖玻璃瓶,黑色液體溢出更多的氣泡,啵啵啵……馬可微微下垂的眼尾蕩了一個眼神過去,怎麼說呢,他就是覺得如月有這個價值讓他培育。
 
冰藍的眼眸微微一縮,以勝利為最終目標的他,看的出來什麼樣的人更有機會為他打倒不敗的帝黑。
 
「啊……簡直像是夢一樣呢,能被圓子同學你所肯定,雖然我是如此的慚愧……深怕沒有力量的自己會拖累大家。」偏頭,像是陽光凝結般淡金色的髮絲滑落,如月揚起一抹微笑,攙著淡淡苦澀的笑著。
 
「哪裡,話說有峨王那頭怪獸在,其實你也只需要上去串個場就是了……嗯,就當作是實戰練習吧。」
除了少數幾件事是他的底線以外,馬可其實是個非常和藹可親好相處的人,並不吝惜給予隊員更多關懷。
 
而如月只是用他如同凝結了一般的微笑面對著他,然後說:
 
「峨王是最強的。」
 
所以他死也要讓自己強大,或許只有如此,才能擁有仰望那男人背影的資格。
 
入了美式足球社以後,如月更加深刻的體會到峨王君的強大……對於力量的信仰因此便更加堅定不移的烙入他的骨血中,倘若可以,他也希望有一天站在球場上的自己,是個能夠信心滿滿說出,自己是個美式足球球員……不讓隊伍蒙羞,為白秋勝利所不可或缺的其中一人;或許夢想仍嫌遙遠,卻是他的目標。
 
有一個努力方向的人不會疑惑。
 
只有死都要變強的人,才能獲得勝利女神的青睞……
 
或許馬可就是看出了這點,才會同意如月入社。
 
 
 
「為我們的敵人默哀吧。」
 
 
因為我們終將獲得勝利。
 
 
他微笑著輕嘆道,此時空氣中飄蕩著可樂氣泡的味道。
 
所有的鮮花都及不上,奪冠瞬間的美麗。
 
 
 
「當然啊,畢竟圓子君你也是如此的強悍。」
 
他淡淡的笑了笑。
 
那個日後將被人稱作是白秋左手的人,如此說著。
 
彷彿從很遙遠的古代所傳來的迴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