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飛天館‧御街繁露
關於部落格
膜拜小寂~兼顧小犬~景仰夫人~XD~
  • 1123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鴻泥》(中秋應景文)

=== 鴻泥 月光皎白皎白著高懸當空,下灑的銀芒,於樹海密葉間,成重重波浪。 平靜著呼吸,他在這裡,卻像是與這一塊地方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一起了似的,睜開眼睛,只是凝視著前方,像是一泓湛藍的湖水,碧瑩瑩的留在那裡,可就是少了那麼一點點生氣,無波無瀾的掛在那兒。 經過一整天的奔波勞動,他有那麼一點感到疲倦了……三哥出的題目雖然不能說是十分刁難人,到也不可能有放水的成分,給他一壺清水一日的口糧加上一柄生鐵粗略打造的小刀,便要他在這座林裡面待上一個月,乍聽之下似乎有點困難,不過只要做好縝密的規劃,身負武功絕學的他要野外求生絕對不難的。 聽見一陣草叢枝葉碰撞的聲音,那雙幽幽冷冷的藍眸裡便瞬間注入了一絲神采,便像是在奇岩怪石中有一汪清泉流過也似的突出,又如同豹子一般優雅迅速的上前,撲進那叢雜草堆中,努力搜尋著什麼東西。 聽見這個聲響,他便知道,有動物踩上了那個簡易的陷阱,今天早上他才用小刀修了些樹枝搭成的木夾子,用這些時日日夜趕工搓出來的麻繩捆的牢牢的,即便是木頭製的,被夾住了還是一樣非常疼的。 果不其然,硬木夾子抓住了一只肥大的野鼠,吱吱喳喳的亂叫個不停,眉頭一皺,馬上用生鐵小刀殺死了這隻野鼠,算是明後兩天的肉食,弄成乾肉以後,還可以耐上好幾天的……這樣子也能省下些時間。 真正困難的還不是這些野外求生什麼的事情,而是如何在茂密林海中找到下一關的負責人…… 想到這一點,他就知道自己還不能夠鬆懈下來,甩掉一些小刀上的血,打了兩塊石頭,升起火來燒烤鼠肉,野鼠皮已經剝了下來,正浸泡在特殊的藥草液中,連同這些天來打到的其他野獸皮一起堆放在那裡。 見見烤的開始熟了的鼠肉,掉下幾滴油脂,滋滋幾聲,讓底下的火勢更加旺盛了起來。 抬頭便可以望見一輪明月,柔和的銀輝淡淡的降落下來,他閉上眼睛,耳邊聽著風聲和著火堆燒的劈里啪啦的聲音,那真是一種安詳的太過舒服了的一種境界,或許可以明白,何以三哥出了這樣子的題目。 看上去好像很難,實際上三哥應該是想讓他藉此機會好好的舒展一下身心的疲乏,他本就不是個擅長與人相處的個性,待在人群之中,難免有一些感覺到彆扭不自在……空一些時間透透氣,未嘗不是件好事。 好吧,這個題目他也算是解的游刃有餘了,或許現在應該要煩惱的是下一步該怎麼走。 一邊咀嚼著烤肉一邊思索著…… 可以肯定的是,下一關的負責人肯定不是那麼好過的,地獄島上還有點腦袋的人都知道,會是誰出題。 要成為地獄島高層的人,都得要像是現在這樣子接受過考驗以後才能夠就任。 由現任島主中的兩位以及接受測驗者的啟蒙恩師負責出題目考驗,想都不必想,這三個負責出題目的肯定是問天譴、四非凡人以及寂寞侯,前面兩個是現任的島主已經不需要再說了,後面為什麼會是寂寞侯呢?即便他在島上只是很普通的一個居民,可還是在小學堂裡任教的夫子,像是鬼伶仃這樣年紀的人都有被他教導過,在地獄島上的小孩,武學方面近可以擇人拜師,文的方面就一定要在學堂學過,而且學堂夫子認為足以通過了才可以,沒有通過夫子把關的人,都不會被視為一個成年人的……換句話來說,其實也只要上過學堂知道一些基礎知識就足夠了,不過還是有些人,會自請繼續深造,像鬼伶仃就是。 只要能夠得到夫子的同意,便成了這個夫子的入門弟子,寂寞侯教過的入門學生不多,主要是因為他身體不大好,沒有什麼精神去管理這件事的關係,可他還是看在問天譴的面子上收了鬼伶仃做學生,幫忙他繼續深造學問,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也位列在此次出題的人選裡面,這一點讓他很是有埋怨。 假如鬼伶仃能夠順利通過這一連串的考驗,便將由大島主聖閻羅替他舉辦就任儀式,如果沒有通過,表示他的各方面能力還沒有成熟,需要再等兩年才能申請重考,這種考試只會給同一個人兩次機會而已。 兩次都沒有過,只表示這個人完全沒有天資才幹可以勝任島主而已。 第一關是四非凡人出題,是說難也不能算難簡單也不算簡單的野外求生一個月,考驗鬼伶仃是否能在被陷於絕境時仍然能夠力求生路,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還必須要在山林中尋找到第二個出題人的行蹤。 第二個出題目的人,每天會抽出一個時辰在山林之間遊走,在所經之處留下記號,暗示他下一次會出現的時間和地點,當然這麼刁難的條件肯定不會是那個愛放水的四非凡人想出來的,不過他也無從反對。 在林子裡面待到了第六天,總算發現了一些線索,斷斷續續的可以找到寂寞侯的形蹤了,說起來也算是不小的進步,總算在第十天以前,在幾近要滿月的夜裡,於一瀑流泉前,遇見了正在賞月的寂寞侯。 「還不錯嘛,能夠在十天之內找到我,咳咳……總算不是太笨。」嘴角微微的勾起,月光給他嘴唇上了一點銀銀亮亮的光澤,白布底用黑緞子鑲飾著的鞋子,脫了以後連同襪子一起放在旁邊,蒼白的足踝浸泡在水裡,水中有月光,浮動著上上下下的銀亮,像是連他的指尖都要融化在這一攤濃稠的銀液裏了。 水雲一般飄柔的眼眸隱約含著一點銳利的神光,他一直就是這樣的人,在柔弱的外表像包裝著一顆比天下絕大多數人還要更加堅毅的心靈,鬼伶仃一直知道寂寞侯很厲害,不管是在哪一方面都是如此。 有時候他也會疑惑,地獄島的四島主看起來無論如何不大可能會輪到他頭上,畢竟跟這一個厲害的不知深淺的人比起來,他還差的遠著了……說到底,他的學問知識有一部分還是寂寞侯傳授的,這世界上青出於藍的例子總是不會太多,而看著這一雙包含著雲朵詭譎變動的眼睛,又覺得自己深深的無力了。 要怎麼能夠跟這樣子的人比較?比最深的淵藪還要幽遠、比最高的山嶽還要巍峨,只是站在他面前,都有一種快要喘不過氣來的壓迫……偏生的這般蒼白軟弱的模樣,給別人一種他好像很輕易就能被毀滅的錯覺,事實上像是這樣子的人,要是說有誰能夠把他打敗,必定是鬼伶仃現在的智識所無法想像的存在。 不過那些也都是軟弱的想法,在這個節骨眼上最不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念頭,鬼伶仃很快的甩開這些雜思,定了定心神,目光炯炯的看著看上去一派輕鬆得意的寂寞侯,眼下可是萬分容不得大意的時候。 「嗯,我這樣子算是過關了嗎?」神色平淡的看不出來一點波瀾,只是沒有什麼抑揚頓挫的說著。 「呵……我可不是四非凡人好友啊,那麼簡單就給你過水了,咳咳……」以袖掩口,暗暗咳了幾聲。 額前黑黑亮亮的幾撮劉海,巧妙的遮掩住了寂寞侯那一雙過分晶亮的眼睛,有時候鬼伶仃還會懷疑,他是不是連頭髮梳成這樣子的弧度都有計算過了,才能如此巧妙的在鼻樑上現出一小片陰影來。 「那麼……是什麼樣的題目呢?」眨了一下眼,一滴冷汗沿著臉上肌肉的線條流下來,滑過他的鼻樑。 「也不會很難啦……我只是在這座山裡面放生了三十頭做了記號的山豬,咳咳……我希望你能夠在不動用武功的前提下把這些山豬抓回來給我,嗯咳……如果少了超過五隻,就不算及格,這樣子懂了嗎?」 彎腰,配戴著墨玉扳指的手,便在一池銀碎中輕輕的晃蕩著,撥弄出陣陣水花的聲音,彈奏著弦琴一般。 然後他抬起頭,上揚的嘴角就像是一彎弦月,淡幽淡幽的發出冷冷的光芒,臉色是蒼白的,沾濕了涼水的手指,透明的也像是要融化在月下的春冰,只有墨玉扳指的顏色沒有變過,烏黑烏黑的凝結在上面。 老實說,鬼伶仃真的覺得,面前這個老師,比自家三哥要狠的多了。 要抓住滿山亂跑的山豬,而且折損率不可以超過五隻,這談何容易啊!要知道,雖然野狼啊黑熊啊老虎啊之類的猛獸不會無故的下山擾民,可是在深山老林裡面,誰曉得現在有多少隻山豬同時遭到啖食啊。 這不就表示說他抓山豬的行動得要加快了嗎? 這還真是一個非得要逼著他動腦子去想不可的考題啊。 看著神色不變,只是默默離開的鬼伶仃,寂寞侯微微上揚的嘴角又慢慢的拉平了。 這一個題目,若要說是考驗智慧也可以說是,不過更多的,其實是在看接受測驗者的心性如何。 仔細想一想還真是一件麻煩透頂的事情,攬下這件事他還真是自找苦頭,百般無聊的這麼想著,伸手又撥弄了一下銀亮亮的清水,只覺得入手一陣陣的冰涼……就說了,他其實並不想要管這麼多雜事。 管的多了,總成牽絆。 有時候想想,覺得做一只天涯孤鴻,也比做人要有趣味多了。 因為所有的相處過後,都可以只像是雪泥上偶然留下的指爪痕跡,再過不久,便就消逝了。 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時間來抵磨,除了仇恨、羈絆。 酒杯裡一汪琥珀色的液體淺淺的搖晃著,桌上擺放著一盞小酒瓶,窗戶大開著,外頭月光明亮亮的,是個圓滿的不能再圓滿的大銀盤,一縷縷銀輝照進來,在那汪搖晃著波紋的酒杯裡,像是呈滿的月光一樣。 他只是淺淺的啜飲著杯中的酒液,然後用袖子掩住口鼻,輕咳幾聲,蒼白的面頰上淡淡的浮起些紅暈。 「不要喝的太多了。」在月光照不大到的地方,傳來很嚴肅的聲音,他睜開眼睛,只是一點點混濁的銀芒,在眼膜上飄動著,那是漆黑到了極處,才會反映出來的一點點光亮,他穿的一身黑色,在陰影中。 幾乎是要消融在黑暗的陰影中了,連他一字一字慢慢的說出來的話語,都緩和的像是無雲的夜空,輕柔中又帶著些莊嚴的黑色,他只是坐在那裡,便像是一塊已經經過千百年風吹雨打的巨岩,在那裡。 「嗯咳……我也不過就喝了這麼一點點,有必要管的這麼嚴嗎?咳咳……」手指擦去沾染在嘴唇上的酒漬,嘴角微微的往上鉤,就像是蒼白的沒有一點顏色的月光,有一點點邪惡的向著對方露出笑容。 那就像是遭到污染的月光,一點一點的在夜色下混濁矇矓,隨著骯髒的雲朵一起飄盪,降落,如同某種邪惡不祥的東西,可在那張澹然蒼白的臉面上,只是銀亮的不尋常,連同因為酒氣上衝的紅暈,都很淡。 月光照著外面的小路純然雪白,就像是真正的雪地一樣,只是秋風揚起的涼意,有時比真正的雪還冷。 「你不聽我的話嗎?」微微的揚起眉毛,不怎麼高興的質問。 「咳咳……你是島主,我當然聽你的。」可還是要先把桌上這一盞酒喝完吧,不然多少感覺有些浪費。 面對那種帶了一點點小奸小惡的微笑,老實說他也不能拿寂寞侯怎麼樣,只能輕嘆一口氣,又繼續說: 「你看過了四弟這幾天的行動,對他可有什麼評價沒有?」 「嗯咳……老實說,你家四弟呢,確實是個單純善良的好孩子,咳咳……我看他埋伏在水源處陸續誘捕了七隻山豬,咳咳……從虎狼的爪子底下搶走了兩隻,設下各種陷阱捕捉了十六隻,剛好足了及格標準。」 輕輕的咳嗽兩聲,然後他慢條斯里的數著,嘴邊的笑意不變,水雲顏色的眸子盪悠過去,看著問天譴。 「那就表示再過不了多久,他就會來到這裡了。」點頭,問天譴似乎對於自家四弟的表現,還算是滿意。 「是啊,不過他也未免太死腦筋了點,咳咳……要是換做我的話,咳……就會放火燒山,找起來比較快。」 放下杯子,他慢慢的收起嘴邊的笑意,只是有些冷刻的看著窗外,慢慢的正在往這裡來的那個身影。 「……這也未免忒地太狠了一點。」皺眉,不大贊同的說著。 「我當初並沒有說一定要活的啊,咳……」放下茶杯,在桌上敲出響亮亮的一聲,似冰碎的哀鳴。 地獄島的新任四島主,將會是一個冷靜沉著謹慎小心的人,而且呢,宅心仁厚,沒有什麼不好的。 那就是像這樣子的地方,會養育出來的人……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想要讓牽扯越拌越深下去。 看見在月下,蹣跚而來的鬼伶仃,帶著些疲憊的神情,有風,便使他額前那搓寶藍色的髮絲飄蕩起來。 「我該去了。」說罷,站起身,整理了理衣服上的縐褶,一絲絲月光照射在他唯一的那兩撇白髮上,在他堅毅的五官上,殘留著的陰影慢慢的消卻,他將走出房門,被後藏在布包裡的天伐劍,微微動了一下。 或許這是三個考題中最簡單,也最難的一道……比武,能夠撐過十招,便算過關。 問天譴一直是個榆木腦袋的傢伙,可也就是因為他夠木頭,才會使用這樣子的硬辦法來考較鬼伶仃,最能夠考教出實力,也最沒有辦法混水摸魚的一道關卡……雖然鬼伶仃也不是那種會混水摸魚的人。 深吸一口氣,再緩和的慢慢的吐出來,喉嚨有一些疼痛,斷斷續續的咳嗽了幾聲,睜眼,望出外面去,滿地的月光都成雪白,只有只到過於刺眼的劍芒,留下一道道痕跡,婉如飛鴻踏雪泥一般的倏忽即逝。 眼睛有那麼一點點給刺痛了,便將窗子閉上,只剩一點點些微的光絲,射在杯子茶水裡。 彷彿太過於污穢的月光,漸漸的沉澱下去。 聽的到重物墜地的聲音,不用把窗戶打開,他也能知道外面的結果怎麼樣,鬼伶仃應該能撐過去,只是受點傷,那是在所難免的,外面一陣兵荒馬亂以後,只覺得指尖有一點寒冷,顫顛顛的幾乎拿不住東西。 框的一下,他把茶杯打翻了,讓呈的滿滿的,那些混濁的月光,倒了一桌子。 他聽見了與自己約定好的期限到來的催促聲,只覺得有那麼一些些惆悵……從此,地獄島上會少一個人,說起來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一個人,將會離開了,能有幾個人記得他呢?或者就這麼忘了,也好。 有時候真覺得,如果是一只飛鴻,不識得那些紛紛擾擾,該有多好。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