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飛天館‧御街繁露
關於部落格
膜拜小寂~兼顧小犬~景仰夫人~XD~
  • 112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偶‧夢》(寂寞侯退場紀念文,問寂配對)附錄:【Le Nozze Di Figaro】

=== 附錄:【Le Nozze Di Figaro】 這一天是個很美好的早晨,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並不感覺特別熱,卻十分溫暖的。 床頭櫃上鬧鐘鈴鈴鈴的響個不停,一隻雪白藕臂慵懶的從棉被團裡面伸出來,按下鬧鐘。 長長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搧了兩下,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欠,坐起身子,然後被子滑下來,鬆垮垮的睡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前胸皮膚,精緻漂亮的鎖骨随著他呼吸的動作,小幅度的上下浮動著。 嗯,睡的真是舒服,這麼想著,便覺得心裡面十分愉快,伸了一個懶腰,然後便下床,梳洗一番。 今天可是姐姐要在教堂裡面舉辦西式婚禮的日子呢,之前姊夫跟姐姐兩個人商量了許久,始終無法決定要舉辦哪種形式的婚禮,最後才只好兩面妥協各辦一場,前幾天才辦過中式喜宴,今天要換在教堂了。 比起平常起床的時間,他覺得自己今天可以算是早起了,穿著睡衣呢,就跑去姐姐房間,女僕忙進忙出的在準備著,婚禮是十點開始,也不知道姐姐幾點起來開始弄婚紗的,現在才八點而已吧,看起來已經穿的差不多了,伸手爬梳了兩下散亂的銀灰色髮絲,看樣子他似乎應該是要先去準備一下儀容才行。 不過已經過來了,還是先跟姐姐打個招呼吧。 想到這裡,他於是揚起淺淺的微笑,像是淡淡的月光一般清淺,走進正忙得不可開交的大姐閨房。 「早安啊,姐姐。」帶著柔柔的微笑走近,正在打理髮型的莫滄桑,馬上停下手中的動作,回以一笑。 「啊,寞寞啊,你這麼早起啊!呵呵,要吃早餐嗎?樓下有呢。」本來還在執意自己搞頭髮的莫滄桑,看見自家小弟,馬上二話不說放手讓請來的造型師打理,其實本來就應該這樣做了,只是饒富實驗精神的莫滄桑總還是想要自己試試看,畢竟她也算是時尚界的一方之霸,做個頭髮她還是會的。 身上穿著一件旗袍式的緊身禮服,後擺是魚尾狀的,正在挽著那一頭淡淡紫銀色的髮絲,唇上塗著可以和髮絲顏色相輝映的脣膏,睫毛刷的長長的,漂亮的不得了,像是三十出頭,看不出來已經年屆不惑了。 真是怎麼看怎麼漂亮的。 「嗯……我吃完早餐以後再打理,咳咳……嗯……姐姐妳真是漂亮,這件禮服很適合妳呢。」輕輕的咳嗽兩聲,莫寞的支氣管一直不大好,這間房間裡面現在又充滿了化妝品的香味,使的他有一點點難受。 「寞寞要是覺得不舒服,還是先下樓去吧,嗯……姐姐身上這件禮服也是公司裡面的設計師幫的忙,穿的好看這是理所當然的。」言下之意,要是穿起來不好看的話,也可以請那個設計師打包回家吃自己了。 知道姐姐對他的關心,點點頭,便先下樓去用早餐了。 作為唯一一位女方家屬,莫寞知道自己一定要表現的俐落大方,姐姐會這麼堅持舉辦西式婚禮有原因在的,因為有許多國外的商界朋友會來,聖閻羅則是為了家族的一票親戚朋友……之前那場喜酒他低調點無所謂,可今天這一場教堂婚禮,他必須要表現的不丟姐姐的臉面才行,決不能讓別人以為他軟弱可欺。 眨了下眼睛,他覺得自己這一身服裝,應該是很不錯了,挑了一件深銀灰色帶點燕尾設計的貼身西裝,把他漂亮的腰線剪裁出來,領口上繫著黑緞帶的蝴蝶結,黑色的紐扣和袖扣與之互相輝映,黑色天鵝絨的緊身褲反映出朦朧的光暈,還繡著大片緞面黑色蝴蝶,跟隨著他走路的動作,像是在撲騰著翅膀意欲高飛,銀灰色婉如水銀瀉地的柔軟長髮,自然是綁成整齊漂亮的粗辮子,用黑色亮面緞帶緊緊束著。 也是算早到的賓客了,比他更早到的,則是姐夫以及他那一竿子兄弟。 問天譴正在替自家緊張到石化掉的大哥打理領帶,轉過頭來就見到了同一只蝴蝶般翩翩來到的莫寞,瞬間變的似乎跟大哥一樣有點緊繃起來了,莫寞一雙水雲顏色的眼睛只是往那邊轉了一圈兒,打量了打量這班姊夫的兄弟穿的是什麼樣子,問天譴穿的是黑西裝黑領帶白襯衫,是很正式沒錯,只是感覺上像是去參加葬禮的而不是婚禮的……鬼伶仃也還算穿的可以,是象牙白的襯衫和寶藍色的西裝,跟眼睛的顏色很搭配,只要再少一些惶惶不安的神色可能會更好,最糟糕的就是四非凡人,穿著米色的西裝配夏威夷襯衫金項鍊,還有一副聽說是很新潮但戴在他臉上顯得很惡俗的橘色鏡片眼鏡,完全是個台客。 這四個傢伙站在一起很好笑……不少賓客入座了都還在頻頻向那邊指指點點著,不過出於禮貌,莫寞想自己還是應該打個招呼的,至少不能夠讓姐姐來了發現她老公跟那些兄弟們被當成稀有動物觀賞吧。 揚起嘴角,以淺淺的微笑招呼了一下姊夫,不過聖閻羅似乎很緊張的模樣,看的出來額頭上一直在冒汗呢,得要四弟鬼伶仃時不時的跑過來遞手巾,四非凡人則是在看顧著他製作的豪華五層蛋糕,滿足的嘆息著,但高頂層還有捏的精緻的小糖人呢,實在沒有什麼好再苛求的了,邊配服自己的廚藝邊發呆。 倒是問天譴,自從他進場以來便一直頻頻往他這邊看,記得上次酒會上,要不是有聖閻羅攔著,莫滄桑可能當場就拿起餐車上切烤鴨用的餐刀扔過去讓他血濺五步了……莫滄桑扔東西的技術是有練過的,保證百發百中例不虛發,後來聖閻羅這倒楣的大哥還為兄弟的這件事情給逼迫喝了三次高跟鞋裝酒…… 至此,所有人都該曉得了莫滄桑是怎麼愛護他弟弟的了,不管是男是女,想要接近她寶貝寞寞的可能都要有以身試刀的心理準備……當然莫滄桑是對弟弟拍胸膛保證過不會管他跟誰交往的,除了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以外,言下之意,這是不是別有用心的標準是由她來判斷的,於是也就等於不准別人親近她弟了。 不過就算真的會挨飛刀,問天譴也無所謂……打從見到莫寞以來,他心裡面就一直惦記著,這比起刀割還要疼的,畢竟是累積了六年的相思之情,再見伊人,那理所當然是加倍的想念了,哪裡按耐的住。 見到莫寞只是一個人坐在那邊,似笑非笑的愀著他看,顧不得旁邊頻頻拉著他衣角暗示他不要去送死的四弟,義無反顧的走上前去,他想就算只是問個早安也好的,莫滄桑這個做新娘的不會這麼快來吧。 不過顯然他想錯了,就在他走上去離對方只剩下一步遠的時候,一只高跟鞋從後面急如閃電般的飛過來!穿過他的面前只一公分就會被打中,反而擊中了停在聖壇前面緊張的半死的聖閻羅的屁股……遭受無妄之災的人哀嚎一聲,兩眼翻白,要不是還能夠抓著聖壇,大概現在馬上就腿軟直接坐倒在地上了。 「抱歉我腳滑了一下,讓各位親朋好友受驚了,真是不好意思。」莫滄桑只是微笑的對著剛才看到她腳上高跟鞋飛出去那一幕的賓客們致歉,後面的女僕馬上遞來一只新的高跟鞋,給她套上去。 顯然因為莫滄桑平常練跆拳道是業界很有名的事情,所以有如此腿勁,賓客們只是談論了一下就結束了,沒有要深究下去的意思,他們畢竟都是有教養的人,頂多只是跟旁邊其他人幽了一默而已。 問天譴僵在那邊石化了有三秒鐘,然後慢慢的倒退,收回邁出去的腳步。 「二哥……我勸過你了。」後面的四弟小小的拍了一下二哥的肩膀,意思意思安慰安慰。 後面莫滄桑的眼神比飛刀還要有力的射過來……要是眼神可以當作刀劍的話,問天譴此刻大概已成了馬蜂窩吧,當事人爆汗的想著,然後帶著很遺憾的眼神,往後退回男方親屬席位,心裡那個恨啊…… 對此莫寞只覺得很好笑,揚起嘴角淺淺的笑一笑,當然是面對著姐姐了,這樣子也不叫做偷笑了。 好吧,勉強用可愛的微笑安撫住了莫滄桑,不過接下來馬上又發生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新郎和新娘都到了,伴郎和伴娘卻還不見蹤影…… 「什麼?!你說那逆子他……現在在路上塞車?!他們到底幾點鐘出門的啊?!」聖閻羅氣的眼睛裡面都快要冒出火來了,這使的他閃亮亮的大眼睛顯得更加光彩奪目,其他人和他對話都得用手遮住臉才行。 等了十分鐘,穿著茶色格子花紋西裝和靛藍色襯衫頂著一頭亂的很有個性的頭髮的三口劍,終於協同他的女朋友,也就是著名慈善團體仙靈地界的二小姐玉緹出現在這裡了,或者真的是一路從停車場跑過來的,三口劍是滿頭大汗不說,穿著平胸米色紗質小禮服的玉緹,透出來的肩膀上也是香汗淋漓的。 人遲到就算了,今天好歹也是大喜的日子,聖閻羅氣歸氣,終究還是沒像莫滄桑那樣想到要打人手就會自己動起來,咬一咬牙把這氣給壓下來,於是婚禮進行,神父繼續念誓詞,似乎是可以順利結束的樣子。 「好了,現在你們可以交換戒指了。」老邁的神父闔上聖經,雪白的眉毛抖一抖,莊嚴的這麼說到。 這個時候,依照之前排練過的婚禮流程,身為伴郎的三口劍應該要走上前去把戒指拿出來給自家老爸才對了,可在場的眾賓客,只是見他翻了翻左邊的西裝口袋,又翻了翻右邊的西裝口袋,然後開始亂翻口袋,一分鐘過後,才哭喪著一張臉抬起頭來,面對著自己爸爸鐵青的臉色和旁邊女友嫌棄的眼神,說: 「對不起,我把戒指弄丟了……啊啊啊,是剛才跑過來時弄掉的,我不是故意的啦!」 「什麼!!你這孽子,遲到也就算了,竟然弄丟了我花十萬元買的戒指!你你你你……」聖閻羅氣的全身發抖,腦門爆青筋,弄的旁邊的一竿子兄弟個個替他緊張起來,拜託不要在聖壇前面氣到腦中風啊! 莫滄桑也同樣是咬咬牙,眼眸中精光畢露,大有要是情況再這樣繼續膠著下去的話就要把親生兒子三口劍斬立決的準備了……就在這時候聖壇前狀況糟到不能再糟時,旁邊傳來有如天使降臨般美妙的聲音。 「咳咳……幸好我為了應付這樣子的突發狀況,另外準備了一對戒指過來,咳嗯……雖然不是十萬塊,不過你們要不要稍微將就用一下呢?」輕輕的咳著,莫寞從自己的西裝口袋拿出一盒對戒,笑著說到。 於是,三口劍從此對自己的舅舅心悅誠服了,本來以為對方大不了他幾歲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只是現在也是因為有這個凡事習慣多準備一層的舅舅在,他才逃過了被就地正法的命運……真是可喜可賀。 於是新人順利的交換了對戒,接下來就該是一邊演奏結婚進行曲,一邊讓新人走出禮堂了。 此時,莫寞走上前去,在自家姐姐疑惑的眼神中,和神父交談了幾句,然後神父點點頭,揮揮手讓負責演奏的人下來,莫寞換過去,然後對著上面擴音用的麥克風,一邊微笑著一邊對下面的新人及賓客們說: 「在今天這個美好的日子裡,咳咳……就由我來負責演奏結婚進行曲吧,為了一直以來疼愛著我的姐姐,謝謝妳,要是沒有妳,我可能也活不到長這麼大,感謝父母親生下我,更感謝姐姐對我付出的愛……」 聽著台上,生的一副玉樹臨風模樣的青年,用那漂亮的聲音娓娓訴說出他心中的感謝,底下的莫滄桑感覺眼眶裡面有點兒濕潤,只覺得這個弟弟真是世界上再可愛不過的孩子了!實在捨不得讓他獨立。 只見光線透過彩色玻璃窗,照射在恢弘古老的管風琴上,在他蒼白的精緻秀麗的指節上,漆黑顏色的墨玉扳指焯焯生輝,指尖按在琴鍵上,一連串華麗的音符傾瀉而出,宛如柔順的絲緞,無形無影的在空中飄揚……輕輕巧巧的滑過每一個人的耳邊,像是船夫行船時一槳划下去,漸漸盪開來的水波一般。 費加洛婚禮中的【Overture】,是莫札特傳世歌劇中的經典之作,輕快而且歡樂的曲調,叮叮咚咚的敲出來,管風琴的聲音雄壯,在教堂裡面迴盪著……莫滄桑一面覺得眼淚止不住,得要靠著旁邊聖閻羅的攙扶,才能勉勉強強的走出禮堂,後面的琴聲悠揚著,像是黃金色的風,挾帶著暖意推她出去。 她可愛的寞寞,實在是找不出一點缺點讓她不愛他的。 底下在男方親屬那邊的問天譴,雖然也沉浸在華美的樂聲中,不過心裡面還有點兒疑問,沒聽說過寂寞侯學管風琴啊,這麼困難的樂器,沒有個幾年練習的功底在,哪裡有可能演奏的如此流暢又完美的? 很久以後,當他們終於可以『合法』交往時,問天譴提出這個疑問,而他的可人兒則是笑的差一點兒就在床上打滾了,據他所說,那種過目不忘的本事還在著,他看過一遍人家演奏,哪個音該按什麼位置、節拍還有旋律就全部都記牢了,練習過幾次以後,自然就彈的出來了……不過也只限於那一首曲子。 好吧,是他不該用正常人的角度去推論天才的作為的,只是這種事也未免太恐怖了,難怪他選莫札特…… 「嘿嘿……老大,這五層樓高的蛋糕可是我和四弟一起做出來的喔!上面的小糖人還是四弟捏的呢。」 攬著自家小弟一起過來跟執刀要切蛋糕的新人炫耀著,四非凡人笑的很囂張,鬼伶仃只是害羞的低頭。 「嗯……」點點頭,鬼伶仃一向不多話,有別於三哥理所當然的送結婚蛋糕態度,身為警局的新進人員,沒有什麼能力送太好的禮物,其實是感覺有些羞愧的……雖然他曉得大哥不會跟他這個小弟多做計較。 旁邊問天譴拍拍他的肩膀,然後跟著拿出他準備好的禮物。 「我幫你們預約了去夏威夷玩五天的假期,這是機票和護照,祝你們玩的愉快了。」在莫滄桑充滿敵意的眼神下,想要保持住微笑實在是件困難的事……幸好他勉強撐住了,沒有讓臉上的笑容崩毀。 「喔!這可真是好禮物,我先謝謝你啦二弟!」聖閻羅很豪爽的收下了,他當然不會知道問天譴心裡面打著的小算盤……大哥和大嫂去渡蜜月,這樣子他才有時間可以和莫寞親近親近,你們玩到不回來最好。 「慢著,我要帶著寞寞一起去!」不過這世界上自然不是每件事情都可以盡如人願的,或者真的是出自於敏銳的直覺,莫滄桑馬上橫插進一句話打碎了問天譴送機票的目的,就算要去蜜月旅行,還是不放鬆。 「呃……老婆,這是蜜月旅行耶,你真的要這樣做?」這句話越講越小聲,後面的句點根本連聽都聽不見了,可以想像的出來,在莫滄桑的淫威之下,這件事情算是拍板定案了,一點轉圜的空間都沒有。 旁邊或者也算是當事人的莫寞,只覺得眼下的情況很好笑,不管是傻眼的四非凡人還是吃鱉的聖閻羅,不曉得該說什麼話的鬼伶仃和瞬間因為吃驚過度而石化了的問天譴,實在是有趣到一種程度了。 「姐姐要我去,那我哪裡有不做跟班的道理呢?嗯咳……不過這是妳跟姊夫的蜜月旅行呢,我也不好意思太打擾,不然這樣子吧,咳嗯……讓姐夫那邊的兄弟也一起去度假,姐姐跟姊夫可以享受兩人時光,我們年輕人也可以玩我們的,咳咳……怎麼樣呢?」眨眨眼睛,莫寞微笑著提出自己的意見,然後用眼尾的餘光稍微瞥過去看一下問天譴,這可不要說他老是不給人家機會了,見縫插針再不行,他也沒輒了。 好吧,這樣子看下來,似乎還沒有到太糟糕的地步……問天譴在心裡面這麼安慰著自己,事實上他應該還不算是最悽慘的,要說今天最衰尾的人,應該是大哥吧!好好的蜜月旅行,就這樣子變成家族旅行了。 真想知道在保護欲過強的大嫂、充滿無奈的大哥,老是在狀況外的四弟以及唯恐天下不亂的三弟作陪下,他到底有沒有機會摸的到人家一根小指頭而不會被五馬分屍的……嘆,一切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